皮皮书吧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646章 探访
  于总扬起笑脸,道:“严总是个好人,我们公司不仅涉及多个行业,还建立了属于公司的慈善基金;每年都会拿出公司里的大笔分红做善事,幼童辍学的资助并非红星村。咱们上京和外省也有许多人接受了资助,这份资助是无条件的。”

  “真的呀?还有这好事儿?”王村长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免费资助村中孩子,他还以为这些钱财好歹会从孩子们身上赚回来的;这是真正万万想不到,这么说,人家还真就是不图回报做善事。

  “真的,我们公司资助的名单很多,每年投入基金会的分红都会被用的一干二净;但是,严总和严夫人一点不心疼,从慈善基金会成立至今,年年如此,不曾断过分红的投入。”于总真诚赞扬,“咱们严总和夫人是真的心善,听说是以前夫人见过许多辍学的孩童,读不起书的孩子;心疼他们,这才提出了建立慈善基金会,无偿帮助他们获得属于他们的人生。”

  读书对于穷困人家的孩子来说,确实是一条非常好的出路。

  王村长连连点头,要是真事儿能成,那严家的人可真正是积德之家。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富则国富。”于总继续赞叹,“这是我们夫人说过的话,她特别希望我们国家人才济济;许许多多的人家都是因为经济原因,不能让家中孩子读书。因此,错失了许多好孩子和未来的人才,我们夫人希望能减少这种情况;尽量帮一些人,尽他们所能。”

  王村长点头勤,听他说一句就点头一句;等于总说完,满心感慨。

  “严家夫人是个有大爱的人,我们村子里现在辍学的人家有七八户;说实话,要是能行,我也想帮衬他们一把。”王村长摇头叹息,何尝不惋惜?

  “可我家就这样,孩子也多,想帮也帮不了;只能看着好好的孩子错失了学习的机会,这次小严同志和夫人可是帮了村里的大忙了。”

  于总微微螓首,表示确实这样,“我们想先问一问村中辍学家庭的具体情况,我们这边方便写报告;这事儿报上去后,我们严总看过确定下来,签了字就能拨款到我手里了。”

  他没说这事儿他可以全权负责。

  “好好好,几位坐,我仔细跟你们说说。”

  王村长请了几人坐下,又对妻子道:“去做饭,中午留几位吃顿饭。”

  “别,村长,我们不在您这里吃饭;事情确定之后我们还要去严总家拜访一下。”之前不知道严总住在这边,也不知道老爷子和夫人住在红星村;现在既然知道了,不上门可说不过去。

  “吃了饭再去拜访也一样的,这会儿严家只有老爷子和几个孩子在,严夫人上班去了;不到晚上下班不会回来的,你去了也见不到人。”王村长私以为这人想去拜访的是严家夫人,那位夫人满身气质真正是......站在村里头,稳稳压所有人一头。

  不是说故意压人,而是那满身气质尽管有所收敛,那也是非常出众的。

  于总乐呵呵的笑道:“夫人是大忙人,我白天去拜访肯定见不到人的;只见见老爷子也是好的。”

  王村长这才知道想错人家了,好在没将话说出口。

  “那就失礼了?”

  “村长不用客气,以后咱们合作见面的机会好很多。”既然接了这档子事儿,资助开始,跟村里的村长打交道是很正常的。

  “那行,我先跟您们说说村子里八户人家孩子辍学的事儿。”

  于总做请姿态,“您请。”

  “红星村拢共没多少人家,就这点人家都有八户家中孩子辍学;说来是我失职,惭愧惭愧。”王村长先说了点儿场面话,后才切入正题,“村里的八户人家,分别是聂家,徐家,陈家,许家;聂姓有三户,徐姓跟陈姓有两户、许姓只有一户人家比较困难,这八户人家是现在最艰难的。”

  “他们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是要么老的老小的小没有收入,要么是家中老人不慈;我说这些话僭越,该说的我还是得说。”王村长道:“他们家确实难啊!吃饭都是计算着来;这几天家家户户都有所改善,唯独他们几户难到什么程度,冬天里只有一身厚衣裳......”

  说的越多,王村长面上不无难堪,“您放心,我给你说的这几户人家确实很困难,要是家里孩子不耽误前程,以后还有翻身的可能性;我把名单给您们,您们可以去查一查,我绝对不会糊弄人。”

  为了得到这份善意的帮助,他也顾不上脸面了。

  “据我所知,严总在中关村设立的产业也在红星村招人的吧?”因为有亲戚在红旗村,年节时少不得听到一些几个村子的消息,这一点可是羡煞了不少人。

  王村长道:“是有,也招了两户人家了,还是我推荐过去的呢;这两户人家家里困难,人品是非常好的,只是,工作就这两个名额,我们村人品好的人家可不少。”

  能帮一个,帮不了全部呀。

  于总了然道:“我明白,严总那边应该也是猜到了这种情况,这才想着资助村里。”

  “得好好谢谢小严同志,他和严老爷子都是很好的人,他的夫人也是好人啊!”对村里有帮助的人,他从来不吝啬赞美;活了一把年纪了,该说的好话那是张口就来。

  于总满意颔首,对助理使了个眼色,“你和村长一起把名单记录下来,有多少个孩子;我们回去之后报上去。”

  “好的,于总。”助理很有眼力劲儿,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纸笔,“村长,麻烦您具体说说情况,他们家困到到什么程度,家里有几口人,男女各自的岁数;家中有几个辍学的孩子,我这边方便记录。”

  王村长急忙应着,跟助理说着各家的情况,其中以聂姓的三家最困难;而聂家人也有长辈不慈的情况,父母总有偏爱的儿女。聂家那三家就是不被偏爱的那些,家里难,还遇到抠几个儿子去养活另一个儿子的老人。

  聂家人这些年没闹出大矛盾,当真是能忍。

  :。:

看过《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