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我有征兵系统 > 第三百九十七章:苦战(十四)

第三百九十七章:苦战(十四)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萧翰脸上厉色一狠,掏出一个面甲盖在脸上,举起手中马槊,直接带着两千骑兵对着虎贲义从的军阵发起了冲锋。

  他十六岁从军,历经沙场无数,对战场形势看得最明白不过了。

  如今不算身后的追兵,眼前围堵他的敌军超过万人!

  如果是杂兵还好。

  但是,这些人怎么看都是黑甲军精锐,先别说战力如何,仅仅是那一个个小巨人一般的卖相就足够唬人了。

  想要在这重重围困下冲出去,除非侯爷那边派人来接应,但这是痴人说梦,萧夆就算再厉害,也做不到未卜先知。

  形势逆转得太快了,上一刻就要攻陷芜叶县了,下一刻却是兵败如山倒,他连挽救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狼狈奔逃,更别说派人找救兵。

  早就听说黑甲军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往日只觉得这是乾人无能,夸大对方,现在看来却是自己无知了。

  这么一支大军,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就来到了自己眼皮底下,萧翰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他们是如何办到的,如此神鬼手段,他也算败得不冤!

  如今摆在萧翰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下马投降,二是战死沙场。很显然他选择了后者,萧家儿郎从来只有站着死,不会跪着生。

  两千骑兵在冲锋过程中,形成一个锋矢阵,冲在最前面,作为锋矢的正是萧翰,他不仅是统兵大将,还是一员猛将。

  “杀!”

  百米的距离稍息而至,站在军阵最前面的一名虎贲义从看着冲过来的萧翰,大吼一声,双臂肌肉一块块隆起,无视刺过来的马槊,举起巨斧就全力抡过去。

  巨斧划破空气,发出呼呼的异响,势大力沉。

  萧翰脸色微变,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正面挨了这一斧头,不死也要重伤。

  最让萧翰吃惊的还是眼前这兵卒舍命的打法,完全是以命换命。

  他虽然有战死的准备,但是不会白白受此一击,死在这无名小卒手中。

  自幼练习马术,萧翰早就练就一身高超的骑术,想要避开这一斧轻而易举,但是作为锋矢,一旦他离开现在这个位置,那整个阵型就会出现变化,甚至会散掉。

  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萧翰双脚紧紧夹住马腹,大喝一声。

  手中马槊如闪电一般刺出,带着尖啸声,后发先至,在斧头劈中自己之前,先一步命中了虎贲义从的胸膛。

  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其挑起,撞在后面的一名虎贲义从身上,锋利的马槊直接贯穿了两人的身体,将他们串在一起。

  不过从马槊上传回来的力道,也让萧翰右臂经过千锤百炼的肌肉出现刺痛。

  两名虎贲义从都是身高两米多的彪形大汉,体重加起来超过五百斤,加上战马本身的速度,受到的反冲力可想而知。

  眼看马槊就要刺到第三人时,萧翰手臂肌肉猛然隆起,使劲将槊上两人甩飞出去,随后马槊一扫,锐利的刃尖瞬间切开数名扑上来虎贲义从的脖子。

  不过下一刻,又有数柄巨斧就从他前方和左侧抡了过来,萧翰急忙扭腰将马槊举起,挡住这些巨斧。

  “当!当!当!”

  火光四溅,一股巨大的力量如泰山压顶一般,落在马槊上,萧翰坐下的战马前进的速度猛然一顿,后肢都微微弯了下来。

  得亏萧翰手中的马槊乃陨铁打造,坚硬无比,要是寻常马槊,现在已经被劈断了。

  不过他现在也不好受,虎口直接被震裂,双臂肌肉不断颤动,变得充血通红。

  “杀!”

  看到这一幕,紧跟在萧翰身后的数名亲兵连忙上来营救,纷纷举着长枪刺向那些虎贲义从。

  只是他们救人心切,却忽视了自身的安危。

  周围的虎贲义从可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冲过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这些骑兵左右两侧都受到了攻击。

  尽管他们都是百战精兵,身披铁甲,但是与萧翰这种大将的实力差远了。

  勉强挡了一下,就被一斧头劈下马来,身上铁甲甲片直接凹了进去,胯下战马直接被大斧劈开了数段,红的白的洒了一地。

  萧翰与麾下的亲兵如此,那些普通的骑兵就更不用说了,大部分直接折损在了虎贲义从的军阵外围,能够冲进阵中的只有数百骑,而这些人无一不是魏军将领与他们麾下的亲卫。

  不过他们冲入阵中之后,发现自己就好像陷入了沼泽里面,难以动弹。

  最先受到攻击的就是坐下战马,砍马头,扫马腿,虎贲义从手中的大斧一砍一个准。

  很快就连萧翰也不例外,坐下战马全部战死,他们由骑战变成了步战。

  “保护将军!”

  萧翰的亲兵奋力冲到主子身边,然后迅速以他为核心,结成一个小阵。

  看到身边仅剩的三十余人,萧翰没有多说什么,握住马槊,率先发起了攻击。因为有亲兵护佑两翼,所以他只要专注前方就好。

  一柄六十斤重的马槊在萧翰手中轻如无物,每一次挥刺,必有一人命丧他手。

  不过这样的高光时刻维持不了多久,随着萧翰身边的亲卫一个个倒下,小阵自然也就因为人手不足,无法维持。

  如此一来,萧翰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身前的攻击,还要兼顾左右两旁和身后,进攻被迫变成了防御。

  守久必失,虎贲义从的巨斧劈砍,势大力沉,每挡一次,他虎口的伤势就增加一份,肌肉的损伤也就严重一份,而且虎贲义从的劈砍可不是胡乱砍下来,而是配合攻击。

  只要萧翰反应慢一点,身上就会被砍中。

  不远处的山坡上,刘枫骑着战马,看着下面陷入虎贲义从绞杀阵中的魏兵。

  此刻两千魏国骑兵只剩下三五名将领还在僵持,其他人不是投降就是阵亡了。

  两千魏骑别说冲破虎贲义从的阵型,就连一盏茶都没有坚持到,就已经快要全军覆没了,绞杀阵的威力可见一斑。

  “结束了!”

  刘枫看着军阵中,萧翰因为体力逐渐不支,下身露出破绽,被两名虎贲义从抓住机会,一斧头扫中腿骨。

  强大的力道让萧翰重心不稳,整个人仰倒在地,紧接着双手也受到了重击,骨头硬生生被砸断了。

  如果不是因为穿着防护严密的鳞甲,此刻他的四肢恐怕不是骨折那么简单,而是直接被巨斧砍掉了。

  萧翰瞪大充满血丝的双眼,对着发出怒吼,不顾四肢伤势,想要爬起,但是很快就被一斧头砸在头盔上,晕死了过去。

  就这样,萧翰带来的三万魏军,除了其中五千骑兵去了伏击韩五,没有在芜叶县外,剩下的部队,不是阵亡就是被俘虏。

看过《我有征兵系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