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极限警戒 > 第8节 我的要求很简单

第8节 我的要求很简单


  听着沈约说出“正经”两字的时候,汪兴海只感觉有着说不出的讽刺。这世上本来就是说的一本正经的多,做的一本正经的就没多少了。

  手有些颤抖地端起桌上的茶杯,汪兴海故作镇静的喝了口茶,飞快的寻思着对策,等放下茶杯的时候,手已经稳定下来。

  “你们这么污蔑我和周秘书的关系,你信不信我告你们诽谤?”汪兴海气定神闲道。

  沈约留意着汪兴海面部表情的每一丝变化,否认道:“你不会!”

  汪兴海眼皮又是不经意地抽搐下,不过他在权力的位置上坐得久了,性格难免狐疑孤傲,自然不甘就这么认输。

  “哦,你这么肯定?”

  “我很肯定的。你要是决定告我们,早就让保安进来了。”沈约始终不紧不慢的语气,“你还在试探,考虑着否认一切。你既然可以抹去脸上的口红,就可以去除办公司的香水味,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丢掉钻戒,开除周秘书。”

  汪兴海心中颤了下,不想沈约居然像他肚子里面的蛔虫一样,将他想做的后续步骤替他想的一清二楚。

  “你认定抹掉这些,我们就没什么证据了,我们就对你无可奈何。你还可以将我们的标书投到垃圾桶里。你始终咽不下这口气。”沈约口气平淡。

  汪兴海不但眼皮子在跳,一颗心也忍不住跳的快了点。

  在巨人实业这么多年,他感觉自己吃的盐比太多人吃的米还要多,看待很多年轻人就如看待毛孩子一般。

  姜还是老的辣,他始终坚信这点,可面对着沈约,他才发现,这家伙更像姜精,不但辣,而且呛——呛的他几乎七窍生烟,却又不能不说这人分析的极为到位。

  投标的事情无关紧要,可他不甘心输给两个毛头小伙子。

  “可你觉得我们既然费功夫来了,会打无把握之仗?”沈约点出一个事实,“你肯定知道,能不经预约就到你的面前,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汪兴海哼了声。

  沈约看向了金鑫,金鑫会意,立即接口道:“是啊,没有三分三,怎敢上梁山?汪总监,我们既然敢到这里来,当然做了充足的准备。”

  “准备?”汪兴海掂量着“准备”两字的份量。

  “是啊。”金鑫很是专业道:“汪总监可能不知道我们金汤公司,不知道我们三个,可我们对汪总监知道的一清二楚。”

  汪兴海“哦”了声,眯缝起眼睛,他显然还在等着看金鑫的底牌。

  “方才汪总监有句话说的有点问题。”金鑫见沈约退后,知道该自己上场了。

  他和沈约素来配合默契,彼此间分工很是明确。如果说沈约是把锋利的锥子,将僵硬的形势硬生生地凿开个裂缝,那他金鑫就是个铁锤,一定会顺着裂缝继续砸下去,直到将面前的障碍清除干净。

  见汪兴海沉默无言,金鑫决定一鼓作气的击溃汪兴海最后的防线,“你说你的位置是靠你奋斗上来的,其实很有问题。”

  汪兴海脸色更冷。

  “在李家最先上位的是尊夫人!”金鑫终于亮出了杀手锏,“当年汪太太很得老夫人的喜欢。”顿了下,金鑫微笑道:“老夫人是哪个,汪总监不会不知道吧?”

  汪兴海的一颗心抽搐下,他当然知道老夫人就是李巨人的正室,无论当年还是现在,老夫人对李巨人的影响都是极为重大。

  眼下巨人实业掌舵的看似李继业,实际上,暗中操纵的仍旧是神秘的李巨人。

  “当年的汪总监好像并不争气,贪杯又有点好色,因为这两个爱好,汪总监几次被老夫人呵斥。只因为汪太太得老夫人的喜欢,念及夫妻的情义,终于为你多说了两句话,这才给了汪总监一个机会,汪总监也终于抓住了这个机会。”

  金鑫说到这里,胜券在握道:“汪总监可以抹去你手头有关周秘书的一切证据,可是你和周秘书亲热的那些照片,如果落在尊夫人的手上,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女人狠起来的后果,我想汪总监不会不知道。”

  霍然站起,汪兴海嗓子都有点哑了,“你们偷……拍我?”

  金鑫笑笑,“你忘了我们是安保公司吗?不但可以保障别人的安全,拍照的技术也可以媲美婚纱影楼的。我们要去做摄影行当,恐怕就没王爵婚纱什么事了。”

  海明珠连连点头,看起来很庆幸提前转了公司。这年头不都说——我干掉你,和你无关·。王爵真爱太过传统,肯定想不到真爱会被BL取代的。

  汪兴海身子一软坐了回去,额头上微有汗珠,良久才道:“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金鑫微笑道:“我想汪总监走的弯弯路实在太多了,好像忘记了正常流程怎么走。我们是来投标的。”

  “就这么简单?”汪兴海有些不信的抬起头。

  “当然就这么简单。”金鑫明白事情已经解决,轻松道:“你将标书按照流程送上去。只要我们得到了机会,我们之间所讲的一切,就当全没有发生过。”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极限警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