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雪淞散文随笔集 > 书剑恩仇记37 孙乐夜闯精武山庄

书剑恩仇记37 孙乐夜闯精武山庄


  孙乐再次踏上归途。走在路上他遇到一个书生,见他带了些书,便向他打听是否知道书香楼丢失藏书的情况。这书生说,你还真问着了,我是要进京赶考,从家里带了本近期收购进的书香楼藏书要在路途中看,前日我住宿在精武山庄,却把这书落在山庄里了。走出了一日才想起了这事,想回去找,可这一日已坐车走出了二百多里,又着急进京赶考。怕是没法回去找了,你要路过精武山庄,可以去找,就送给兄弟你了。”

  孙乐一听,心中大喜,回家路上还能收集到书香楼遗失藏书,岂不快哉!他又问:“公子,你那本书叫什么名字?”

  公子回答:“书名叫作《武林指要》。这山庄里有一座聚会、祭祀用的大屋,名曰“聚会堂”,比其它房屋都要高大些,夜间堂前屋檐下挂着两盏红灯。我就住在这大屋右侧的客房里,是右首第二间。没准这本书还在那客房里呢。”

  孙乐说:“那我就去寻找一下。谢谢公子了。”说完他向公子拱手做了一揖。

  孙乐一路行进,在天黑之际来到了精武山庄。从山上看去,精武山庄房舍连间,足有上百座大小房屋。想来山庄里的人们都已睡去,庄子里一片黑暗、沉寂。孙乐想,我就悄悄进到庄里,到公子所说的客房探查一下,没准就找到那本书了呢。

  走到山庄高大的院墙前,孙乐一纵身,便到了高墙之上。他本有些轻功底子,近期又跟吴逸发天天练习,轻功又有了长进,跃上这样高墙还是比较轻松的。站在高墙之上,他借着月光四处巡视,并未见有巡查守院的人丁。他又看到山庄中央有一座高大堂屋,屋檐之上还挂着两盏红灯,想这就是公子所说的聚会堂了。自己先奔那里,再找公子住过的客房吧。他便轻跃下高墙,来到山庄中。

  他一连几个急跃,横跃过五六丈宽的前院,紧接着两手一抖,身子凭空拔起一丈二三尺高,轻轻飘飘落在屋顶上。在他想来,这偌大山庄,又名“精武”,一定是会有严密守备的。前院既无人守护,二进院中,必当有守护之人,所以在跃上屋顶之后,不时伏下身子,借屋脊掩护,向下探望。

  哪知事情却大出他意料之外,二进院中,仍然是看不到一个巡护之人。一阵夜风吹袭,送来幽幽花香,原来这二进院中,种满了花树,夜色中虽然看不清那缤纷花色,但闻那不同的花香气味,已可知院中所种花树,包括了各式各样。

  孙乐伏在屋顶上久久不见有巡护人出现,暗自忖道:我既已冒险入庄,岂能这样畏首畏尾?心念一转,豪气忽发,飞身跃下屋顶,沿着那白石铺成的甬道,向前走去。

  在山庄中穿行了顿饭工夫之久,经历了数重房屋,始终未遇上巡守人员,孙乐不禁胆气又壮了许多。蓦然闻得几声驴叫,由后边院落传来,直可传出数里之外,隐隐可闻那群山回鸣之声。

  放眼望去,夜色中都是绵连的房舍,却分辨不出“聚会堂”所在何处了,心中不免焦急。忽然一阵劲急的山风吹过,只吹得松啸柏摇,一片簌簌之声,枝叶摇摆之间,数十丈外,忽现出两盏红灯。原来那红灯被几株巨松的密茂枝叶遮去,挡住视线,若不是这一阵狂劲的夜风吹拂松枝,便无法看得出来。

  他无暇多作思虑,牢记了那出现红灯的方向,直对那方向走去。虽然遇上很多房舍庭院的阻挡,但仍坚持着那个方向。

  又见一列厢房,外面是一道长长的走廊。他踏着铺地红砖,沿长廊向前走去。一阵微风,送过来袭人花气,转脸向廊外望去,但见数丈外有一座青石砌成的大屋,两旁种满花木,中间是一道白石级梯。突然,他目光触到堂屋上的匾额,不禁一阵惊喜。原来那屹立在数丈外的大屋,正是他急欲寻找的“聚会堂”。

  一阵惊喜过后,心情又平复下来,看四周一片寂静,仍不见巡护守夜之人,心中疑虑顿起。他两个飞跃,已到那大屋石级之前。聚会堂所有的门窗,都紧紧的闭着,匾额下一块小木牌,用红笔写着“闲人不得擅入。”

  孙乐看到大屋右首一排平房,心想这就是公子所说的客房了,微一犹豫,翻腕拔出背上长剑,正待推门而入,突然身后响起一声低沉的话音,道:“来人岂可随便推门进入?”

  孙乐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躯修长的老者,站在数尺远处,披月白长衫,颈上挂着一串念珠,虽然生的慈眉善目,但神情却十分严肃,湛湛眼神,有如冷电暴射,逼视在他脸上。

  孙乐不自禁打了一个寒战,一时愣在当地,答不上话。但闻那老者轻轻道:“客房里住的都是尊贵的客人,外人岂能擅自入内?看来你是擅自闯入本山庄,请你快快离开。”

  孙乐看那老者脸上满是仁慈之色,双目中那种逼人的眼神,亦隐敛不见,心中暗道:这老者这般仁慈,我实不宜使他为难,但那《武林指要》,我又是非要到手不可,所以不能就此退走……他想来思去,一时间难定主意。

  但见那老者淡淡一笑道:“是了,江湖之上,素有不分胜负不罢手的规矩,来者既敢擅闯本山庄,想必是武林高人,老夫几句善言,自难使来者心服……”

  老者捡起一枚松针,突然左手把垂在胸前的一串楠木念珠高高举起,右手将松针缓缓向一粒念珠刺去,但见那松针慢慢深入,瞬间对穿而过。

  要知佛门念珠多用极老的楠木制成,坚比金铁,那老者能用一枚松针,把它洞穿,如非有极高的内家气功,绝难办到。

  只见那老和尚微微一笑,接道:“这松针透木之学,却属于一种内家气功,来者如亦能照行老夫所为,老夫当立即退走,辞去这聚会堂监守之职,要是来者甘愿谦让,那就请赶快退离山庄。”说罢,合掌垂目,脸色忽变肃穆。

  孙乐目睹老者松针透木气功,心知对方武功比自己高出太多,自己肯定不是老者对手。于是他决定先礼后兵。他上前施了一礼,道:“老人家,我是来寻书的。”

  “寻什么书?”老者问。

  “前日在此借宿的书生将一本名叫《武林指要》的书籍遗落在这里客房,我是替他前来寻书的。”

  老者说:“现在已是深夜,不便寻书,请你明天白天再来谈此事吧。”

  孙乐想今宵寻书之事,绝难如愿,暗道:我既找出这聚会堂旁侧客房的位置,又何必急在一时,今宵纵然不能如愿,何妨明天再来?哼!我非得把那《武林指要》取到手中不可。想到此处,不禁扬了扬剑眉,抬头望了老者两眼,再行一礼,转身离去。

  老者说了声:“慢走,慢走。”孙乐收住脚步,转身望去,只见那老者站立在夜色中,双手拿着项下念珠,一动不动,衣服飘飘,容貌庄严,不自主油然生敬。

  他呆看了一阵,才转身向前走去。经过拦路长廊,是一条三尺宽窄的小路,松竹夹道,白石铺地,孙乐陡然加快脚步,瞬息间走到尽处。

  前面是一条广阔的大道,他停住步,仰脸看看天色,正待辨别方向出庄,突听不远处一株巨树后传出来一声冷笑,道:“这位来人好大的兴致,深更半夜之间,还肯驾临我们这精武山庄中观光。不过,你来有路,去时却无门了!”

  语音刚住,蓦然风动,但见人影一闪,眼前现出高大的男人,穿灰色衣袍,横拦路前。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雪淞散文随笔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