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游园赋》·大荒佚名

《游园赋》·大荒佚名

  世人皆爱游园,大抵园林之内布置错落自成其韵,方寸之间可藏无穷乐趣。

  山川美景只得远观,看罢即是看罢,攀登诸多不宜。

  然园林之趣尽在咫尺掌间,细察慢品,方知其鲜美则乐不得止。

  与园相会始于惊鸿一瞥自初见,故需先观其外景,墙体之色多浅淡为美,瓷瓦以柔滑不腻为上,宜于朝阳晚霞时,照明强弱相宜。

  纵览园外美景更觉心神宁静,于是绕墙而迂回,嗅园内之芬芳,思此间之妙处,心遥魂晃,故触院墙而唤此内主人。

  若无主人家应允,则不应多触多行。

  然主人家多口是心非者,需细会其意,常有报官之举。

  事有三不妥以示世人。

  墙边栽红杏者,不妥。

  主人家闻脚步声而开窗丢木棍者,不妥。

  游园初建未久其内所栽之景无多者,当天谴之!

  迂行至院门之前,漫步于浅草之地,手触银铃金环以轻叩门扉,莫惊园内鸟鹿虫鱼,待门缝自启方可跻身入内。

  门后初见回廊狭窄曲折,宜徐行,不可急躁莽撞,闻此间之声,观水波之景。

  复行数十步,回廊自得开朗,可见池塘水畔流光潋滟,赏幼鹿哟哟之曲。

  且莫驻足,当缓步前行,寻那曲径通幽。

  路渐平,以景致多寡而快行慢走,或见院角树木盘根交错,或见假山点缀坐仙奇石,盖园景每每不同,乐声徐徐不断,趣味繁多、不一而论。

  行至汗淋漓,忽闻青鸾高鸣,便觉诗兴顺势而起。

  故轻声低语以问主人可否题诗做赋,得允自可酝诗词之兴而酝佳句,画于庭院深深处。

  游园之乐,多在于变化。

  若常住院中,内景理应时常更换,多与主人相谈商议,假山奇石需时时采买,花草树木应常常修剪,以此常得乐趣且解乏味。

  园林二十余载才得亭亭如盖,游园自当呵护园内花草。

  游园者行至此处亦多不易,自当以美景润之。

  常言道,一人当独赏一园,一园应独锁一人。

  常有轻浮浪子闲逛乱行,常有红杏越墙招客而门扉恒开,故至天性崩坏,世人寡提游园之乐,乃至畏之如虎、谈之色变。

  此二者皆应鄙之。

  今多有游园者不知寻园路径,多见院外荆棘遍布,敬且远之。

  又院前多设关卡以求金银,荒其景以积横财,累其财以铸门锁,令游园者止步不前。

  悲乎哀哉!

  且前行莫停,自有宜人庭院以待游者,自有诗才叩门久住此间。

  朝霞夕晚,自暮人间。

  游园虽乐,切莫复多。

  (歪词斜理不过附庸风趣,各位老爷谈之一笑则可,不要因为这个而投票,票等我推剧情高潮!)

看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