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诸天一道 > 第46章 早晚会信,一场风雪

第46章 早晚会信,一场风雪


  深秋时分,京城气高洁净。

  但是最近京城风波不止,可是让不少人操碎了心。

  叶千秋带着陈渔住在酒楼,闲来无事时,便在太安城中四处逛逛。

  天下城池,各有各的风采。

  叶千秋见过太多太多的大城小城,在城中闲逛,无非也是在见识这京城的风土人情。

  其实无论哪个朝代的京城,处在朝廷鼎盛之时,大多都是繁华无比。

  便是市井小民的脸上,也有着非同一般的神采。

  普通人,无非是求活,求更体面的活。

  陈渔虽然性子恬淡,但终究不是那种天性淡漠之人,在城中闲逛之时,还是颇为高兴。

  事实上,自从她懂事以来,从心态上就没有这么轻松过。

  从前,她只是一条被寄养在池塘中好看的鱼,现在,她有了能去往大海的机会。

  ……

  就在叶千秋和陈渔在京城之中无所事事的时候。

  京城一处狭小老宅里。

  两个大老爷们可怜兮兮的蹲坐在台阶上,望着一名女子在院中用一方巨大青石压制腌酸菜。

  京城不论贫富,家家户户都有用大石大缸在秋末腌菜御冬的习俗。

  女子衣着朴素,素水芙蓉,长相与气质一般无二,也寡淡得很,唯独聚精会神对付酸白菜的时候,神情格外专注。

  院中有两口缸,一口水缸里头有五六尾晚上就要一命呜呼的河鲤,是两名馋嘴男子前几夜专程去河中偷来,养在清水缸中先祛除泥污土气,可怜其中一位还负着伤,包裹得跟一颗粽子无异,这酸菜鱼的做法也是出自他提议,主仆男女二人尝过一次后,都觉得不错。

  负伤男子瞧不清楚面容,腰间挎了一柄木剑,由于对身边那哥们心怀怨气,拿言语挖苦他。

  “六缸啊,你有这名字是不是因为你喜欢吃酸菜,而腌制白菜又得用上大缸,你家恰好有六只缸,所以才叫六缸。”

  旁边那青衫男子没理会负伤的男子。

  负伤男子却是越说越气劲。

  “你爹取名字也太不上心了,我觉得吧,你十有八九是路边捡来的便宜儿子。”

  “你这次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行走江湖,还不赶紧找你亲爹去。”

  “你说你天大地大的,要死不死偏偏来京城作甚?”

  “来京城蹭饭吃也就罢了,为啥偏偏你侍女的剑术还比你强。”

  “你这不坑人吗?”

  “你娘的,黄老头也不是个东西,故意给老子下套,跟祁嘉节和白长江那双老乌龟比剑以后,才知道就数你家喜欢做酸菜的侍女最厉害。”

  “害得老子差点心灰意冷偷溜出京城,想着再练剑个七年八年再重出江湖,要不是遇上了心爱女子,就真亏死了。”

  “对了,六只缸,以后要不你让她安心腌白菜得了,耍什么剑,然后跟外人就说第二场比斗输给我了,使得她无心练剑,如何?”

  负伤男子像个话痨似的,说起不着四六的话来也没个完。

  被取了个六缸绰号的年轻男子不说话,只是盯着院中女子劳作。

  负伤男子自怨自艾道:“本来以为来了京城,怎么也该轮到我温华扬眉吐气,没想到却是倒了八辈子霉,前两天咱们去河里偷鱼,给巡城甲士撞上,见着我以后就问是不是那个温不胜。”

  “老子不胜你大爷啊,老子不就是比剑前喜欢掏一掏裤裆里的小兄弟吗?”

  “不就是少了一点高手风范吗?”

  “可我英俊相貌毕竟摆在那里,怎就没有女子比完剑来跟我套近乎。”

  “六缸啊,你呢,剑术平平,也就是比我多吃一两年江湖饭,给我说说是为啥,回头我见着李姑娘,好对症下药,说上几句讨巧的话惹她笑。”

  青衫男子拿手捋一捋前边放着的竹竿,道:“你不是跟她扬言你要当天下第一出名的剑客,然后迎娶她过门吗?”

  “她既然答应了,那你还走什么歪门邪道,练剑练出个无敌于世就行。”

  温华一脸怒气,道:“无敌个屁,你真当剑术第一是你家侍女酸菜的一坛子酸菜啊?”

  “且不说我连翠花都打不过。”

  “便是我将来胜过了翠花,前边儿还有桃花剑神邓太阿,两袖青蛇李淳罡李老剑神这样的大人物等着。”

  “更别提,在李老剑神前边儿,还有一位用道剑上镇天门,下启地户的叶大真人。”

  “天下英豪何其多,我温华,难啊。”

  青衫男子笑了笑,尽显儒雅。

  他始终目不转睛的望向女子,嘴上笑道:“没想到你小子的心还挺大。”

  “但你有没有想过,天下之大,练剑的人那么多,能走到叶大真人那一步的,也就一个而已。”

  “就是加上李淳罡、邓太阿,也不过寥寥三人而已。”

  “只要你胜过了天下大多数剑客时,你就有机会去挑战那三位了。”

  “再说了,你还这么年轻,有的是机会。”

  “只要你胜了棠溪剑仙卢白颉,那你最不济也是太安城第一出名的剑士了,还怕李姑娘不对你刮目相看?”

  温华唉声叹气道:“你这人是真没劲,跟小年比差了十万八千里,我也就是没银子租屋住,否则打死都不跟你们住在一起。”

  “是,像叶大真人、李老剑神、桃花剑神那样的剑道魁首人物离我是有些远了,我不想也罢。”

  “但卢白颉可是兵部侍郎,那可是天底下都有数的大官,我就算比剑赢了他,以后也算彻底跟官府结仇。”

  “万一卢白颉心思歹毒一些,随便喊上几百上千号喽啰截我,我也就只有两剑的功夫,内力还不如你,我该如何是好?”

  “就算逃了出去,刀剑无眼,砍伤了官兵,更惨,这趟行走江湖还没赢过谁就被传首江湖,那我还不得被小年笑话死。”

  吴六鼎转头瞥了一眼温华,只觉得荒诞不经,这么一个贪生怕死的地方游侠怎就能使出那可谓炉火纯青的两剑?

  内力平平,造诣平平,心性平平。

  黄三甲难不成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耐,可以化石点金?

  吴六鼎作为剑道圣地吴家剑冢的当代翘楚,对于剑道领悟之深广,不可谓不高。

  但他就是想不通身边这挎着木剑的男子如何能够脱颖而出。

  诡道剑,一直被视作剑术末流,剑冢海纳百川,对于千百剑术万千剑招虽说一视同仁,可历代枯剑士都以参悟诡道剑最少,王道剑与霸道剑最多。

  温华转头问道:“六缸,手上有闲钱不,借我一些,我过几日跟棠溪剑仙比剑,总不能还穿这一身破破烂烂,太对不起我的一身才学了。”

  “唉,要是小年在,他就是偷鸡摸狗,也会帮我置办一身,哪像你,半点悟性都无。”

  “活该你一辈子剑术不如你侍女,我咒你晚上吃酸菜鱼被鱼刺掐死。”

  吴六鼎颇为无奈的说道:“你这像是开口借钱的人?”

  温华翻个白眼道:“你家侍女还用从老剑神那里偷学来的两袖青蛇对付老子呢!”

  “大不了下次见了老剑神,老子不在老剑神面前说你家翠花的坏话就好了。”

  吴六鼎则道:“你见过李老剑神?”

  温华哼哼两声,道:“当然见过,不仅见过李老剑神,就连叶大真人我也见过。”

  “看见我木剑上的这个符号没,那是叶大真人亲自刻上去的。”

  “六缸啊,别看小爷我现在落魄,但将来指不定就真名动天下了。”

  “现在你借我点钱,将来肯定好处是大大的。”

  吴六鼎一脸无奈的扔给温华一个钱袋子。

  但并不把温华说的话当真。

  神霄派叶真人是何等人物,怎么会和温华这样的小人物产生交集,还给他亲自刻符。

  温华接了钱袋子,看吴六鼎一脸不信的模样,拍拍屁股,大咧咧的说道:“六缸,你还别不信,早晚你会信的。”

  说着,就朝着门外去了。

  温华出了院门,经过一条小巷,走到主街之上,掂量一下手里的钱袋子。

  不得不说,六缸这小子,还算是够意思。

  这钱,够他置办一身不错的行头,剩下的钱,还能再买一副春宫图。

  温华笑嘻嘻的朝着主街上行去,刚走了没几步,只见前边有一袭紫袍在人群之中漫步。

  温华微微一怔,揉了揉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嘀咕道:“不会吧,叶大真人也来了?”

  就在温华打算上去和叶大真人打个招呼时,叶千秋的身形却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温华一脸疑惑,再揉了揉眼睛,道:“咦?我眼花了不成?”

  ……

  临街的一处茶楼二楼。

  陈渔凝望下方的长街,几辆车子刚刚行过。

  一个挎着木剑的年轻游侠儿正像一只没头苍蝇一般,在人群中穿梭。

  陈渔若有所思的感叹道:“师尊,世上的大多数人是不是都是如此茫然不可知。”

  叶千秋笑了笑,道:“差不多吧,很少有人能从一而终的朝着一个目标不停的前行。”

  “人生太长,长到人们不甘忍受长路漫漫。”

  “人生也太短,短到人们只有在面临死亡的瞬间,才明白生的可贵。”

  陈渔挑眉,看着那个在长街之上最终扬长而去的跨剑游侠儿,道:“师尊,他就是您要找的那个温华?”

  叶千秋笑了笑,道:“是他。”

  ……

  雍洪六年秋末。

  立冬之前的最后一场鼎盛朝会,除去六王入京,几乎所有朝廷外官柱石也都携大势隐势入了京城。

  大将军顾剑棠,春秋名将卢升象,其余勋爵犹在的大将军都纷纷披上朝服,于天色晦明交集之际跟随洪流,由四面八方的高门府邸折入御道,慢慢涌至皇城门外。

  太安城是天下拱卫的中心,成为这名新妇腰肢的御道,长达十六里,无疑是历史上最为壮观的一条中轴,九经九纬前朝后市,融入天象之道,中轴上的建筑群比历朝历代都来得厚重浩然。

  不下千人的壮阔阵容在御道之上缓缓而行。

  其中有白发苍苍却始终没能迈过五品官这道坎的花甲老人,有而立之年却前程似锦已是四品大员,更有不惑之年更是手握一部权柄的天之骄子,有地位超然的黄紫贵人,有身穿蟒袍的皇亲国戚,有人戏言,若是有一位陆地神仙能在每次早朝,胡乱大杀一通,离阳王朝就得大伤元气。

  也有戏言,仅是将这些官员悬佩玉器都给收入囊中,那就是一笔天大的财富。

  还有戏言,你认识了城门外这数百近千张面孔,你就理清了离阳王朝的脉络。

  秋末的这一场朝会,注定会引起诸多起伏的波澜。

  ……

  一场鹅毛大雪突如其来的落下,给太安城这位雍容妇人披上了一件白狐裘。

  叶千秋和陈渔依旧坐在酒楼的僻静角落,听着京城里的各种动荡。

  在这小半个月里,京城可谓是轰动不止,秋末大朝会上,离阳皇帝对朝臣的各种封赏擢升不提。

  单单是那北凉世子徐凤年胆大包天破坏御道就让人咂舌无比。

  言官弹劾奏章飞似天上雪,都石沉大海,没有一次被御笔朱批。

  城内道观真人都说是徐凤年凭恃假借阴怪之力,必不为举头三尺神明所喜,言之凿凿,让忙碌着补冬习俗用以感谢老天爷的市井瓦舍百姓们都深信不疑。

  除此之外,还有一场轰动京城的盛事,兵部侍郎卢白颉跟三战三败的外乡游侠儿温华在按鹰台比剑。

  天子亲自准许卢爱卿告假一日,双方登上按鹰台比剑之前,恰好落雪伊始,一身寒儒装束的卢侍郎负剑霸秀飘然而至,不愧一剑满仙气之说。

  不少京城人士,都被尚未出剑的卢白颉文雅气度折服,然后便是那吊儿郎当的剑士登台,总算换了一身不那么邋遢的光鲜行头,这家伙先败吴家剑冢女子剑侍,再败京城剑术宗师祁嘉节,三败于东越剑池白江山,已经有了温不胜的名头。

  说来奇怪,这家伙相貌气度不讨喜,尤其是不得女子青睐,可灰头土脸连败三场以后,在市井底层却是极为受到欢迎,甚至许多军卒甲士也都高看一眼。

  当温不胜慢悠悠登台时,围观百姓中便有中气十足者高声吆喝,温不胜这次总该赢一次了吧。

  姓温的落魄剑客当场便回骂一句去你娘的。

  观战人士三教九流,女子不管年幼年长,大多皱眉嫌弃,倒是粗粝的大老爷都轰然喝彩,为其摇旗呐喊。

  那天温华大战卢白颉,叶千秋也带着陈渔去看了,不过不是在最好的地方看的。

  要隐藏行踪的叶千秋,自从进了太安城,就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温华。

  这颗被黄三甲按在棋盘上的棋子,将迎来他人生之中的一场磨砺。

  叶千秋有很多个机会去提前带走温华,让他不去经受考验。

  但叶千秋没有那么做,这世上的人,总得经过些摔打,方才能明白一些道理。

  下棋的人,要耐得住性子。

  才能让对手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他和黄三甲的这盘棋,也要快到尾声了。

  酒楼里,依旧热闹。

  “天子一口气擢升了好多大员。”

  “擢升国子监左祭酒桓温为门下省左仆射,封文亭阁大学士。”

  “擢升姚白峰为国子监左祭酒。”

  “擢升晋兰亭为国子监右祭酒。”

  “顾剑棠卸任兵部尚书,封大柱国,总领北地军政。”

  “擢升卢升象为兵部侍郎。”

  “封严杰溪洞渊阁大学士。”

  “白衣兵仙陈芝豹掌管了兵部尚书,日后若有外任,亦可遥领兵部。”

  “这一次大朝会上的任何一次单独提拔,都是朝堂上的大事,可这一次天子直接一窝蜂的全给他们提拔了。”

  “这朝堂风雨,真是让人看不懂了啊。”

  “是啊,谁说不是呢。”

  “不过,要说这些,都比不得北凉世子在御道上的那番折腾。”

  “你说国子监的那帮书生也是作死的很,北凉好歹也是在为中原百姓守国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一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