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 第527章 屎中取栗(2合1)

第527章 屎中取栗(2合1)


  大帅府中,朱富贵喝了不知道多少杯格瓦斯了。

  老毛子这种酒精含量高达1%的烈酒,在朱富贵看来是和伏特加的功效一样的,很适合自己。

  当年教员想了三天三夜都没有想明白,尼赫鲁为什么要来搞事情。

  朱富贵在这一点上比教员要通透。

  想了三个小时,朱富贵就决定不想了。

  战略天才的思维是多变的,天马行空的,可至少有其内在逻辑。

  但战略鬼才的思维根本就是布朗运动,是无法琢磨的。

  按理来说,作为世界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国家,海地应该与大明共情才是。

  而且作为一个以咖啡和糖作为支柱产业的国家,人口众多,市场庞大的大明不应该是他亲爹吗?

  欧洲人歧视黑人,已经不买海地的糖了,现在只有大明可以拯救海地的经济。

  然而他却不来舔大明的靴子,反而对大明指指点点,并发出威胁?

  这一手操作,能想得通就有鬼了。

  打开历史书,朱富贵看了看这位福斯坦一世大帝的履历。

  接着就变成了公交老人看手机.jpg的表情。

  这个老兄被称为中非神君博卡萨的前世灵童。

  他与博卡萨一样的对人民敲骨吸髓,一样的对外输出战争和贫困,一样的愚蠢、傲慢,且暴虐。

  甚至他还远不如博卡萨。

  人家博卡萨好歹还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

  博卡萨的法国神学院文凭是真的,是他凭真材实学,外加亿点点加分考出来的。

  而这位斯坦福大帝则大字不识一个,数数不用手指头数不到十,学历是胎教肄业的。

  但总体上,两人还是十分相像的。

  福斯坦一世的爱好和博卡萨如出一辙。

  第一个贪钱好色,可持续性地对人民竭泽而渔。

  第二个美食大师,喜欢蘸着人血吃人肉,实现物理意义上的吃人。

  第二个则是具备乳法膜法二象性,你很难说他们是在膜法,还是在乳法。

  福斯坦自认为是拿破仑的精神继承者。

  他穷奢极欲地用海地殖民时代留下来的最后一点遗产,效仿拿破仑举办了一场超级豪华的加冕典礼,耗干了海地国库里最后一点外汇。

  接着,斯坦福又仿效拿破仑大封天下,在国内分封了6个亲王和59个公爵﹑侯爵﹑伯爵和男爵。

  并且他还决定在武功上与拿破仑看齐。

  他穿着拿破仑样式的军服,两次出兵征讨同在一个岛上,但以白人和混血人种为主体的多米尼加,均遭大败,没有榨取到一丁点战争红利。

  至此,朱富贵大概推测出了斯坦福一世招惹大明最直接的动机——穷。

  这货估计还真的就是想向大明讹诈20万英镑。

  甚至可能20万这个数字只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起子。

  朱富贵猜测海地现在的财政总收入,一年有没有20万英镑都是不好说。

  大概率是没有的。

  如今的英镑可不是一般的值钱,那都是和黄金挂钩的。

  就这么个玩意,居然也敢朝大明龇牙?

  这得多惊奇的脑回路啊!

  不过想了想,他是杜瓦利埃的前辈、博卡萨的前世、贾瓦拉和贾梅的亲切战友,朱富贵就理解了。

  不但理解,还反而觉得福斯坦一世已经很克制了。

  毕竟他只是说让大明片帆不得下加勒比海,可没说一个星期把大明上下都给扬咯!

  1980年联合国大会上,贾瓦拉当众向苏勋宗竖起中指,并扬言三天之内攻占苏联,让苏联没有活人。

  对此,勋宗能做什么呢?

  上前啃他都嫌恶心,只能掉头就走。

  同样,对于这么个烂人,朱富贵作为大明天子,看他一眼都是掉价。

  给维多利亚写信兴致勃勃,对于福斯坦一世的信,朱富贵直接丢进了马桶。

  勋勋都有这点肚量,我明帅宗也有。

  再者说,懂宝说得对,这玩意就是个粪坑,贸然往里头丢石头,容易溅到自己!

  要知道,海地这鬼地方虽然只有2.78万平方公里,不到半个T,可后世的人口达到恐怖的1200万!

  而在100多年前的今天,海地也起码有200万人!

  因为1492年,哥伦布的首次航行中,就发现了海地,当时岛上已经有五个印第安土著政权,拥有100万人口了。

  只不过这些海地真正的主人,与他们其他同胞的命运一样,成为了累累尸骨,化作历史尘埃。

  土著政权的兴盛,侧面说明西加勒比的气候实在太好的。

  土里插根筷子都能发芽,说是流淌着奶与蜜之地也不为过。

  后世很多人说海地的贫穷是因为山地多,耕地少。

  这种说法,浙江人、福建人、云贵人都笑笑不说话。

  只要稍微正常点,哪怕是把同治和200万八旗大爷打包送过去,发展到后世也不至于如此拉胯。

  若是鑫哥和1200万朝鲜人在哪里,早把多米尼加扬了,与卡斯特罗做亲密战友了。

  现实是,到了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海地人真的在吃土。

  吃用高钙土做的土饼。

  在得天独厚的加勒比海,硬生生创造了一个典型得不能再典型的黑非洲国家。

  只能说,福斯坦和杜瓦利埃,以及他们的同胞们,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

  为了防止那200万福斯坦同胞飞溅沾到大明的靴子上,朱富贵决定对于斯坦福大帝的挑衅当做无事发生。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事实证明,福斯坦一世的威胁并不是开玩笑的。

  在接下来的几周中,【明普农合社】连续报告,货船遭到黑人海盗的袭击。

  打着海地第二帝国旗帜的黑人,驾驶着小舢板,手持步枪和长矛袭击来往的大明船只。

  虽然大部分情况下,这些黑人海盗都被货船水手用明呲花击退。

  但百密一疏。

  一艘小型货船,水猴子号,因为锅炉故障,不得不暂时停泊。

  晚上几百个海地海盗,借助天然的伪装色,偷袭了水猴子号。

  船上只有船员15人,海盗人数则是十倍有余。

  经过一番战斗,5名大明公民受伤,连人带船全部被海地方面扣押。

  水猴子号不是【明普农业扶助协议】框架下的船,而是一艘注册在新钦(休斯顿)的私人货船。

  它的所有人叫做张辰亮,是之前大浪淘沙,经受考验之后获得朝廷授权的20多个民营船厂主之一。

  说是民营,但这些船厂、运输公司都是在朝廷有关部门的指导下工作的,作为国有力量的补充。

  比如说,在对普鲁士出口大量“农业”相关产品的同时,大明也在通过灰色渠道向英国、西班牙等国家走私大到汽车,小到锅碗瓢盆的工业品,换回大量的黄金。

  这些事情由朝廷出面来做并不合适,民企则更为妥当。

  没想到,没有在英西等国的海警手里出问题(打点过了),反而折在这帮黑人海盗手里。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朱富贵电令张辰亮不许向海地政府缴纳赎金,更不能补缴税款。

  虽然直接交钱是最稳妥的救回人质的方法,但这个先例一开,后患无穷。

  况且,我大明在大西洋上做生意,给维多利亚老骚娘们交点保护费也就罢了,你福斯坦是个什么东西?

  我呸!

  但冷静下来,经过朝会小范围讨论,这件事还真不好处理。

  巴拿马运河目前还没有开挖。

  之前法国人已经画好了图纸。

  但随着明法、普法两次战争,他们已经没有精力在挖通苏伊士运河之后,再染指巴拿马运河了。

  这意味着,大明若是要往西加勒比地区派船,将和毛子派远东舰队一样,是漫长且危险的。

  而且将兵舰开入大西洋,这绝对比染指马六甲更让英国无法接受。

  老实说,如今的大明也不是很怕英国人了。

  不过朱富贵在亚洲切香肠切得挺爽的。

  今日占一岛,明日划一礁。

  以吕宋为中心,大明,确切的说,是【朝鲜忠孝军】正在以跳岛战术,疯狂切西方列强的香肠。

  而在北方,大明极地远征军与左宗棠的军队,也在上下合围,开疆扩土。

  朱富贵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去和维多利亚老娘们翻脸。

  你我郎才女貌,以尤卡坦半岛为界,平分天下,东西帝后共治,岂不美哉?

  当然,这种屁话别说英国人不信,朱富贵其实自己也不信。

  因为大明和大英在中亚已经马上就要有实质性利益冲突了。

  但在此之前,和平小天才朱富贵希望世界和平。

  简单来说,大明派兵舰去扬了福斯坦这个崽种暂时不现实。

  而且一旦弄巧成拙,搞出丧尸潮怎么办?

  这在新钦海岸上架起加特林也并非万无一失。

  那个场景想想就头皮发麻。

  真不知道西班牙佬当年怎么想的,学学奥斯曼人和波斯人的对待黑奴的传统手艺很难吗?

  很难吗?

  把自己伪装成为一坨屎的国家确实很难处理。

  但屎中取栗,该取的还是取。

  当然,不能亲自取。

  ·

  腾龙山以西200公里的荒滩处。

  这里是汉骑01坦克测试的地方。

  不过随着【GHS】研发中心搬迁到了大明如今真正的钢铁产能中心——新鲁工业区附近,这片营地便已经荒芜了。

  此时,一艘画着胖头鱼图案的巨大飞艇缓缓停留在上空。

  除了它以外,还有画着天蓝色迷彩的其他几艘飞艇,也紧随其后停泊于此。

  在涂装方面,胖头鱼号显得格格不入。

  朱富贵与殷素素便在胖头鱼号之上,俯瞰大地。

  驾驶胖头鱼的则是北川景子。

  等到飞艇编队全都抵达预定位置之后,她使用舰载对讲机,冷静地下达口令:“跳伞开始!”

  随即,一个个身影从各艘飞艇上跃下。

  随着接连不断的嘭嘭声,一个个白色的伞包在天空中打开。

  这是大明第1独立空降营,总人数为300人。

  这个空降营的作战目标,或者说假想敌,其实是古巴。

  为了确保能打赢大明版的猪湾登陆,大元帅府在上个月开始尝试训练伞兵。

  当然,猪湾登陆只是假想战场,伞兵这个全新兵种拥有无限可能。

  不过今天在天空中打开的伞花却不止300个,而是400多个。

  多出来的一百多人,正是原伪清国太子少保、一等伯爵、“伟勇巴图鲁”曾国荃曾铁通的帐下亲兵精锐。

  当然,如今他们属于一个新的团体,一个特别的团体。

  【湘水安保公司】。

  ……

  朱富贵背着降落伞包,在艇舱门口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放弃了。

  虽然这款降落伞淘宝零差评,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呢?

  朕不是怂,不是胆怯,不是恐高……

  朕只是心忧天下!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帝王更不能以身犯险。

  朱祁镇老叔爷便是一个很好的反面典型。

  不过紧接着,朱富贵眼前一花,只见殷素素已经一个鱼跃飞了出去,紧接着,天空中又多了一朵漂亮的伞花。

  完球了。

  朱富贵知道,除了打炮之外,殷妃娘娘又开发了一件新爱好。

  朱富贵很怀疑,若是在后世,殷素素应该是那种沉迷于极限运动的非主流少女。

  当然前提是,她得投胎投个后浪家庭。

  飞艇在北川的操纵下平稳落地。

  朱富贵斥责了几句正在收拾伞包的殷素素,那么大个人了,还是疯丫头一般,怎么能替朕掌管好后宫呢?

  这时候,第一空降师的小伙子们已经集结完毕,留下了40个穿得怎么看都不像正面角色的汉子。

  其中为首一人摘掉了黑色头套,露出一张沧桑的脸。

  “哟,这不是老方么,几天不见,嘴唇这么薄了?”朱富贵笑着上前打招呼。

  方铁生无语地看着自己理论上的亲家,抱拳道:“草民见过大明天子。”

  朱富贵摇摇头,这家伙就是嘴硬。

  私底下告诫儿子好好为大明皇帝做事,好好研究那个《蘑菇种植技术》,不要给爹丢人!

  这些锦衣卫都记录在案的。

  很显然,虽然方铁生不理解,为什么儿子研究怎么种蘑菇,都能研究成翰林,但对于他在大明简在帝心,甚至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皇亲国戚,还是非常高兴的,深感光宗耀祖。

  只不过,传统的忠义观念,加上湖南人的固执,让方铁生迈不出带领弟兄为大明朝廷做事的这一步。

  不过朱富贵也不需要他们迈。

  是不是朝廷雇员,就像是不是联邦雇员一样,只是一层皮而已。

  大明也需要一些非政府组织去干一些脏活累活。

  比如屎中取栗。

  “这一次的任务你清楚了么?”朱富贵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明白,把那个黑鬼沉海!”方铁生点点头,“而我们,不是为朝廷做事,而是为了银子做事!”

  “说是这么说,但你要记住,无论未来你在拉美如何呼风唤雨,甚至成为芝加哥和纽约的地下教父,但你如果敢沾同胞的血,你最好想想你之前老板的下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