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六百二十章 逆流而上,天帝巡世

第六百二十章 逆流而上,天帝巡世


  “三尊帝者?”

  灭世老人的神色终于变了,他感应到了,那是准仙帝,足足有三人,同时向这段岁月冲来,似乎是锁定了这处节点一般,有些可怕。

  要知道,自古至今,才有几尊准仙帝?活着的全都在这里!

  算上他而已,这里也只有七尊,其中一尊苍帝还陨落了,被王长生祭掉。

  可是,现在时间长河的下游,却一下子来了三名,联袂而至,这相当的恐怖,这种战力合在一起,能颠覆很多事,至少,足以改变而今的战局。

  哗啦!

  这一刻,有连绵波涛荡起,过去岁月中强者们留下的烙印本能的被触动,有力量浮现,阻挡着他们,根根细如发丝的因果线缠绕而来,那是各个时代的印记

  显然,沿着时间长河而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动辄会引发大因果,发生危机。

  一般的强者,是不愿这么做的。

  就是准仙帝也不会轻易结因果,他们可以徜徉时间长河,但是却极力回避,一般绝不会干预什么,怕自身遭劫,实力越强横,因果越大!

  甚至,无法确认那段岁月中究竟诞生了一位怎样的存在,可能触动了那样的线会直接反噬陨落,太过恐怖,谁也无法预测。

  不然的话,没有制约,他们恣意妄为,逆改一切,这天地岂不是乱掉?那样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从未来降临的帝者,所来为何,难道想要干预这一战吗?”

  帝落时代的帝者低语,手中的宝塔微微颤动,如在呼应

  逆流而上者,顺势而下者,皆会收到时间长河的自发制约,会有相对的存在出现阻拦他们,这便是牵扯。

  终于,近了,已经隐约间看到了,三大强者驾临,被无上神光包裹着,那些大道符号极其的绚烂,慑人心魄。

  三大生灵,两男一女,都化作人形,他们散发出的气息无以伦比,让人要窒息。

  璀璨的符文缭绕着他们的躯体,密布的纹络,预示着他们的道法极其玄奇,这是有无敌之资的强者。

  三大生灵共进,睥睨天下,盯着界海,凝视在场的每一位强者,但莫名的,他们似乎很匆忙,有所顾忌,时不时的会凝望时间长河的下游,宛如避难似的

  “是他,真的寻到了!”

  “虽然路途多劫难,但终究是要功成了。”

  “只是可惜了引路人,他多半要坠陨在那凶人的手上了。”

  此时,三大高手盯住荒,见到他后,一下子笑了,如释重负,而后望向王长生与王腾时,却是一惊,有些瞠目结舌起来。

  “怎会如此,他身在过去?!”

  “不对,怎么有两个他,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撼动了时空长河不成,这不可能!”

  “他究竟是什么来头,过去,未来皆有他的身影!”

  逆流而上的三尊准仙帝都懵了,喃喃自语,似乎识得王长生与王腾一般,露出了悚然的神色,显然不是什么很好的经历

  此刻,场中交手的七尊帝者都望了过来,压迫感更甚,似乎也在打量着这突然出现的三个帝者

  “几位道友远道而来,你我虽不属于同一片时空,但却也是有缘,不过,踏着岁月长河而行,若是妄自出手,这天地都要倾覆啊。”

  不灭老人提醒,他很担忧,这三大高手若是出击,后果难料。

  现在还不明晰这三人是来帮那一边的,不可妄动

  或许,这一战关乎太大了,导致了后世一些列大事件发生,有人为了改变,不惜闯万古前的岁月,哪怕遭受天大的因果反噬,也要改写结局。

  “逆流而上者,必然有人制约,若是参与此战,他们唯有陨落。”

  王长生眸光逐渐深邃,露出一抹笑意,很冷,带着凛冽的杀意

  “顾不上那么多了,这两人虽与他很像,但气息要弱上些,有不同,莫要忘了吾等的正事。”

  这个是一个男子,身穿仙金甲胄,提着一杆大戟,满头银发,他拥有慑人之资,瞳孔如刀锋一般迫人。

  “荒,日后的大变因你而起,必须断绝了你,··已经寂灭,···也注定灭亡,何苦如此挣扎!”

  璀璨大道符号敛去,她露出真容,这是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三十几岁的样子,身穿金色长裙,又像是甲胄,贵气逼人,同时也眸光慑人。

  她风姿出众,身为准仙帝,本身就有独特的气质,再加上姿容不凡,自然显得超凡脱俗。

  “倒不如像这两位道友一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第三人是一名老者,阴测测的开口,一头赤发,体形健壮,手中持一柄雪白的量天尺,拥有无敌的气势,像是可以丈量诸天,打灭一切敌。

  众人闻言眉宇微动,如今看来,似乎到来的三位帝者并非相助,而是前来截杀荒,王长生与王腾!

  他们在未来引动了大变,涉及到了太多,有人欲来抹除!

  “你们为何要这样做,就不怕自身殒落吗?”羽帝多疑,这般问道,身为准仙帝自然知晓岁月因果之莫测,若是这段岁月中真个诞生了无敌强者,那反噬是必然要陨落的。

  “莫要拖沓了,场中··那·荒··与··两人影响太大了,无论如何都要除去!他们·映照···大祭··诸天!”

  手持量天尺的老者说道,当他说到这里时,漫天惊雷劈落,电闪雷鸣,打在他的身上,激烈无比。

  不过,这雷霆未伤他,如同警告,但是,在他说出映照与大祭二字时,另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出现了,轰在他的躯体上,将他的话语全部堵了回去,那是因果之力。

  他要泄露的天机,或许影响巨大,当场遭遇反噬!

  噗!

  老者咳血,望向王长生与王腾的目光愈发惊惧,似乎他们未来做出了什么动摇诸天万界的大事一般。

  “快,一起动手,我等时间无多,抱着赴死之心而来,现在情况不妙,引路人可能要遭劫,那凶人真的要追上来了!”

  那手持大戟的银发男子吼道,他直接出手了,戟刃破碎万物,横截向荒,一定要除去他!

  他在催促灭世老人、羽帝、鸿帝,十分急切,要一同镇杀此人。

  轰隆隆!

  就在此时,他们穿梭而来的那段岁月,那个方向上,有惨呼声传来,黑血飞溅,残肢乱舞,洞穿了万界,分散古今中

  “不好,出手!”

  三大强者中的女子轻叱,显然察觉到了什么,眼底深深的留下一抹惊色,她探出一只雪白晶莹的手掌,向着战场中拍击而去。

  这一掌之威,骇人之极,带动起滔天的大道符号,铺天盖地,震动古今未来

  “逆着岁月出手,自寻死路!”

  王长生随手劈落,粉碎所有,凝灭度与永恒于一束剑光中,直接斩裂了那手掌,将女子劈的连连倒退,掌心渗血,直接裂开了。

  哗啦啦!

  时间长河震荡的愈发剧烈了,像是有恐怖存在踏足,撕裂所有阻碍,横推向前

  “以为拖住我,引向时空长河的岔道支流便可混乱坐标吗,天真!

  这样的计谋我早已不屑使用,昔年,群敌环伺,我都不曾停下脚步,而今更不会!

  魑魅魍魉,阴谋诡计,这是小道!

  在堂皇大势前,在帝者面前,都是虚妄!”

  “我为天帝,横杀古今未来敌!”

  这声音响在岁月中,轰鸣于过去,震动于当世,闪耀于未来,撼动了大千万界,也传到了诸天间。

  霎时间,鬼哭神嚎,岁月中是无尽的阴气,是无边的鬼神虚影,跪伏在大地深处,对那道身影顶礼膜拜。

  而乾坤中也有无穷的神佛魔等浮现而出,一起诵经,禅唱声以及魔语声,不绝于耳,声势浩大。

  天帝巡世,人仙鬼神妖魔道皆拜!皆叩首!

  此音一出,这片岁月都隆隆作响,如在回应,未来三帝登时色变,知晓那追杀他们的恐怖存在真的降临了!

  噗!

  在那岁月的岔口,有帝落,一道身影逐渐凝实,望向这一段岁月,那刺目的眸光就是灭世老人也心颤,远比他强大!

  “那是何人,追逐你们而来的存在吗?”

  鸿帝心惊,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强者,在岁月中直接击杀了一位帝者!帝落人殇,葬于光阴中!

  且,这三人似乎还是为了躲避那人而出现,不得不令他们悚然。

  “那是未来的变数,异数,无限可能者;极致恐怖,···”

  “引路人坠陨了,他的实力果然更加恐怖了,岁月中,他就是主宰者!”

  “你们不需要知晓,至少他如今干涉不了过去,先杀荒!否则一切都是虚谈!”

  未来三帝深吸一口气,至少那个引路人发挥了余热,将那凶人拖到了时光岔口,不会那般快速的赶至这段岁月,他们还有机会!

  当即,他们便疯狂出手,不顾一切,全力围杀荒,要将他毙掉,阻止未来的一切变化!

  刺啦!

  王长生与灭世老人极速碰撞,两人大杀而起,掌指间大道轨迹摄十方,镇压所有,无尽的破灭,无尽的开辟,生灭无穷。

  “岁月,为我所掌,天命,为我所执,你们又怎么敢在此涉猎,愚蠢至极!”

  时间长河中,那道身影骤然逼近了,没有什么能阻拦他,一切都在助推着他前行,天命加持,大势在我!

  轰隆隆!

  他近了,无匹的压迫感席卷而来,混沌光澎湃,虚无之气四溢,那身影披衮服,戴王冕,如同一尊帝君驾临,威压大千

  在他的手中,提着一口波光粼粼的绚烂长刀,光阴如水缭绕其锋,缔结大道轨迹,密密麻麻,无尽的因果之线缠绕

  一方帝玺沉浮,内蕴诸天万界,有无数身影在其中搏杀,对抗不详诡异

  令人震撼的是,在他的脚下,赫然踏着一具漆黑如墨的不详尸骸!

  那是帝骨!哪怕是坠陨了,体内的多元宇宙也不曾消亡,而是无止尽的膨胀,释放出恐怖的威能

  这是什么人?

  自未来逆流而上,脚踏帝骨而来!

  “任纪元沉浮,大浪淘沙,古今更迭,留下的才是真;斩千秋!”

  他动了,强势而霸道,一柄波光长刀轰然显化,上面铭刻着密密麻麻的道之轨迹,承载着岁月,支撑着天地,它关联时光,沉淀着古今,诸天都不可束缚,为之而颤栗

  一时间,光阴如风,万物皆不动

  唯有刀光绚烂,岁月永恒!

  噗!

  那手持量天尺的老者,如遭雷击,周遭混沌爆开,时光之力无匹,向前肆虐。

  一瞬间而已,他须发皆脱落,面容苍老,遭受了时光大道的侵蚀,手中的量天尺都险些握不住,踉跄而退

  同时,时间再度运转流逝,那踏帝骨而来的身影走出,徒手对抗手持大戟的银发男子,只一拳,无双无对,将他扫飞了出去,口中喷血。

  “拼了,燃尽所有也要挡住他!”

  手持量天尺的老者喝道,那股岁月之力太霸道,竟是凝固了所有,场中的帝者都受到了影响,无法触及,太过可怕

  “··寂灭,竟是也有苟且偷生,投效之辈,让你等活着真是脏了我的眼!”

  终于,那尊天帝,降临在此世后道出了第一句话

  蕴含了太多的消息,令所有人都是一震

  当听到这些话语,荒眸光璀璨,凝视他们,似有所悟

  就是灭世老人,也是眼中精光爆闪,他在思忖,在联想着什么。

  羽帝、鸿帝则动容,他们有些吃惊,未来那么的可怕与复杂吗?看来有他们所不了解的烽烟战火。

  唯有王长生与王腾二人却是气机节节拔高,如同受到了加持,真正贯连了过去,当世与未来

  “道友,尔等不要分心,荒是中心,只要没了他,那么一切会被解决,都要变动,后世的那凶人再恐怖也会被影响,将成空!”

  来自未来的那名女子喝道,一身金色战衣猎猎作响,显然,她也是拼了,在那凶人降临的一瞬她就知晓必亡,而今不过拼死之举,无所顾忌了。

  “杀!”

  不灭老人像是有所觉悟,他大吼出来,再也不像是以前那么和善了

  相传,这名老者曾突破,但最后,险些身死道消,将自己封印了,而羽帝等人也是被他所引导接触了黑暗,所有的路都被他们尝试过了,再无法前行半步。

  而黑暗本源却令他们略有进化,于断路上看到了希望,见到了成功的一线曙光。

  此刻,他的气息绝世恐怖,散发出滚滚黑云,那是最为本源的黑暗之力,令界海的海底都崩开了。

  同时,堤坝那里也不稳固了,可以想象他有多么强。

  “快!那凶人已至,先拦住他,他的岁月法太过诡异,很可能干扰过去!”

  那身穿金色战衣的女子喝道,决定不再干预过去,而是三人联手,一同对抗逆流而上的盖世帝者

  他们虽然不是一个世界的生灵,但是却曾在同一个时代出世,相见,知晓那尊恐怖帝者的辉煌之路,横杀古今未来敌绝非虚言,同处一世,故而他们彼此间可以激战,不沾染岁月长河中的大因果。

  “杀!”

  银发男子大喝,手持大戟,立劈而下,他狂霸无匹,有一股帝王之气,发丝如银色瀑布,割裂了界海。

  “岁月,不是什么人能逆乱的,当诛!”

  天帝睥睨,手中波光长刀划过一道弧光,撩劈而起,那茫茫岁月激荡,化去一切,侵蚀一切,诞生一切

  有多元宇宙在被开辟,层层叠起,磅礴浩瀚,内里皆是岁月,皆是光阴,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当世还是永恒,全部都充满了这一尊帝者的身影

  都是这绚烂的刀光,避无可避,无可匹敌!

  嘭!

  银发男子闷哼,接连猛退,手中的大戟出现裂纹,双臂都一片灰败,血肉尽毁

  而后,天帝回眸,翻手又打在那量天尺上,将其震的横飞而起,磅礴拳力激荡古今!

  “你纵使在此斩了吾等也无用,··已寂灭,你们孤军奋战,真以为能翻天吗!如我等这般,才是正确的选择!”

  身金色战衣的女子说道,她衣裙飘舞,在猎猎声中,还夹杂着金属撞击的声响,她的战衣以仙金丝编织而成。

  一杆天戈浮现,她是女子,居然手持这样的兵器,震出无尽的杀伐之力!

  “我为天帝!我即是天命!我就是正确!”

  咚的一声,他一拳击出,无穷印法叠加,演化天地三宝,万物之灵,击在了天戈上,洞穿了万古,扫向了女子的过去未来,轰杀一切可能性!

  旋即,那高悬的帝玺飞出,如苍茫诸天都倾扎而下,多元宇宙在其中演化,裹挟着磅礴之力扫来,震的那手持量天尺的老者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同时,那帝玺中搏杀的身影们愈发清晰了,在一座座宫阙中奋战,横击敌手,有古钟震响,有飞仙之光,有金色拳印镇杀一切敌

  “杀!”

  身穿金色战衣的女子嘶吼,她面容姣好,但是现在却有些狰狞了,因为实在太急迫。

  在她看来,这次就是为改变过去而至,但却不曾想被那尊对岁月极其敏感的大凶人盯上,一路追杀到了这里!要知道,这一战关乎着未来最重要的大事纪!

  轰隆!

  混沌肆虐,仙气激荡,拳光化作永恒,岁月随之而动,此地光雾氤氲,一片绚烂,但也可怕无比,天帝无双,一拳将对手轰的倒翻了出去,身子都龟裂了,口中喷血。

  他紧随其后,一脚猛地踏下,踩塌了万古诸天,那手持量天尺的老者直接被轰爆了,血与骨四处飞溅而起,肉身毁灭,四分五裂的元神飞逃而出,面上满是惊恐与绝望之色

  “祭!”

  恐怖的一幕发生了,那天帝只口吐一字,便有无数漆黑锁链腾起,直接将那元神捆缚了,纠缠着没入虚无之间,再也不见了

  帝落!

  电光火石间,一尊逆流而上的帝者陨落了!

  “动用禁忌手段!”

  身穿金色长裙的女子勃然色变,她的修为的确很可怕,此时披头散发,情急之下,她要拼命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从北帝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