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 第七十四章 我绝不允许你们污蔑三代目的名声!(求票!求投资!)

第七十四章 我绝不允许你们污蔑三代目的名声!(求票!求投资!)


  “为什么不可能?”

  宗弦坐在椅子上,手按着扶手,微微扬起下巴,冷漠如冰的眼神注视着这群气急败坏的抗议者,就像是在看一群不懂事胡乱发脾气的小孩子!

  虽说论年龄的话他尚不及这些抗议者中任意一人的一半。

  “一千五百人,就算是将还没有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孩子都算上,我族也凑不出来那么多人!这根本就是在挟私······强人所难!”猿飞左卫门愤声辩驳,还好理智的弦没有绷断,及时将“挟私报复”这个词儿咽了回去。

  这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是猿飞一族的现任族长,五年前猿飞日斩再次登临火影的宝座,连同他器重的长子也进入了暗部,于是猿飞一族族长的职位被猿飞日斩交付给了他的侄子,也就是猿飞左卫门。

  这是一个才能平庸的男人。

  他能够被猿飞日斩选中成为猿飞一族的族长,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优秀出色,只是因为他是一个很听话的侄子,他会竭尽全力的去完成猿飞日斩的命令,哪怕最终未必能完成的多好,但他的确是很听话。

  若是猿飞日斩还大权在握,

  他的日子大概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快活自在。

  可惜,

  万事没有那么多如果。

  猿飞日斩从山峰上跌落,不仅仅让他自己摔入深渊,也让猿飞左卫门的日子变得难熬了起来!偏偏这个男人似乎还没有多少自觉。

  “我很怀疑你的耳朵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不过,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错的份上,再说一遍也无妨,这一次,都给我听好了,猿飞、志村、转寝、水户门、风祭、伊势,你们六个家族,给我凑出来一千五百人,其中下忍的数量不准超过三百,最少要交给我一千两百名中忍。”

  “可这还是太多了!”

  就算是六分之一,那也是两百五十人。

  这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是足以让人感到心痛的数字,毕竟和上忍们不同,上忍在战场上只要运气不是太差,多少还是有些自保能力的,而中忍和下忍在两个忍者村对抗的战场上就是消耗用的炮灰。

  自从猿飞日斩成为火影这几十年的时间,猿飞一族除了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随着猿飞日斩多次浴血奋战,之后这许多年间,除了少部分天赋卓绝的天才们回奔赴战场,通过实战来磨砺自己。

  更多的族人都选择了进入村子的各个部门机构。

  他们通过工作和任务这种缓慢但更稳妥的方式慢慢的提升着自身,或许单挑不是那些个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同伴们的对手,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啊!而且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会有实战发生,并不是温室中那些经不起风雨摧残的娇嫩花朵。

  不过他们一族已经很久不曾参与过大规模、高烈度的战争也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就连在三战的时候,

  猿飞一族亲身参与到战争中的族人数量都不超过一百,相比之下,三战中宇智波一族前前后后超过三百名族人奔赴战场,其中有差不多三分之一死在了战场上,全胳膊全腿回来的族人也只有三分之一。

  剩下的三分之一因为受到各种各样的伤害而无法继续做忍者,只能黯然放下手中的兵刃,回到族中为家族的人口繁衍做贡献。

  “而且,我猿飞一族擅长的是火遁术,对上雾忍天然占据劣势。”

  猿飞左卫门绞尽脑汁寻找着理由,他一点都不想去战场,也不想看到族人们被派去战场上送死,只是他好不容易想到的借口并不没有带去他想要的结果不说,反而是成功的激发了宗弦的怒火。

  “擅长火遁术?”

  讥嘲的冷笑声回荡在会议室中。

  宗弦的唇角挂着讽刺的冰冷笑容,眼眸中却蕴藏着比岩浆还要炽热的愤怒火焰,“你还是第一个敢在宇智波的面前夸耀自家擅长火遁术的人,从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挺佩服你的勇气,只不过······这种借口是行不通的。”

  “当年宇智波在三代目火影的命令下义无反顾的奔赴前线和雾忍厮杀,而今天猿飞一族却想要当缩头的乌龟吗?这就是你们猿飞一族对于村子的爱吗?不,我绝不允许你们这样玷污三代目的名声!”

  宗弦义正词严的发出了宣告。

  会议室中骤然间变得寂静,

  族长们瞠目结舌。

  看着那一副大义在身模样的宇智波宗弦,再看看傻愣愣的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的猿飞左卫门,只觉得这果然是一个疯狂到让人想象不到未来会是什么样的世界,亲手将猿飞日斩从火影之位上推下去的宇智波族长竟然在为三代目张目。

  这滑稽的剧目足以让旁观者们捧腹大笑。

  “火影大人,还请准许我的无礼请求。”

  宗弦转头又看向了秋道取风,态度尊敬的发出了请求。

  “就按照宇智波族长说的办吧!”

  秋道取风心中轻叹了一声,没有拒绝宗弦的请求,毕竟,于情于理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将猿飞日斩从火影之位上推翻只是一个开始,不想只是充当一个橡皮图章的他想要将火影应有的权力掌握在手中。

  为此,

  清理掉那深深根植入木叶村各个部门机关的猿飞、转寝、水户门、风祭、伊势等家族的族人对于他来说势在必行,只不过没有合适的理由着实不太好大规模的清理掉这些寄生的藤蔓。

  秋道一族作为猪鹿蝶三家之一,和猿飞一族关系匪浅,若是他上忍之始就急匆匆的对猿飞等家族展开清洗处理,难免会给人留下吃相太过于难看的印象,这可不是秋道取风想要的。

  宗弦的主意无疑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送给了他一份难以拒绝的大礼。

  再有就是列座的众位族长中有超过一半人都流露出来了赞同之意,都已经将猿飞日斩的统治推翻了,自然是要想办法削弱猿飞、转寝、水户门家族的实力的,防止他们以后上演死灰复燃的把戏!

  “火影大人,宇智波族长,敬请放心吧!志村一族会以最快速度筹集到二百五十人的队伍,此外我族愿意在之前的基础上额外增派五位上忍。”

  志村一族的族长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和猿飞左卫门这个平庸的家伙不同,这个志村一族的老家伙显然是一个聪明人。

  他明白木叶的天已经变了,志村一族除了老老实实的蛰伏外没有第二个活路可以走,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站起来做那毫无意义的抵抗,他只求村子能看在志村团藏那个混账和家族早已形同陌路的份上,不要让家族被那个已经被判了死刑,就等着行刑的混球给牵连了。

  说起来,

  志村团藏这家伙的确是一个狠茬子,

  和在猿飞日斩的关照下日渐壮大的猿飞一族不同,团藏将他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根的培养中,和志村一族早就分道扬镳,这些年志村一族并没有借着团藏的名头捞到什么好处,反而因为团藏的缘故而处处受人冷待。

  毕竟,

  在木叶,是真没有几个人喜欢团藏那家伙!

  憎恨这东西和爱一样都具有着延伸性,作为爱屋及乌的反面教材,志村一族的遭遇深刻的证明了什么叫殃及池鱼。

  不过磨难使人成长,志村一族的运气不错,他们有一个能力不俗的族长,在这位族长的引领下志村一族非但没有被人排挤的没地方站脚,这么些年反而是在持续的壮大着。

  “希望志村一族不要让我失望!”

  宗弦说了这么一句话,便闭上眼睛蓄养精神。

  会议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差不多可以宣告结束了,确定了对雾忍用兵的大方针之后,便是在此框架上来补充具体的细节,这却是用不到族长们来集思广益了,以奈良为核心的参谋集团会以最快的速度制定出来一份漂亮的作战计划。

  至于说猿飞等家族的抗议,

  谁在乎?

  当然若是他们有胆子做出来什么不理智的选择,那么说实话大家也不介意联手肃清掉作乱的家伙,不是随便那个家族都能和宇智波相比的,只靠一族就能让村子为之戒惧的家族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只剩下一个宇智波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