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 第96章 小心思 伺候

第96章 小心思 伺候


  席慕白抬抬手,示意知道了。

  “梁叔,梓安……我回去了。”她只能笑笑与他们辞别,转身,她伸手去扶马车门框,一只修长的手伸过就接住了她的手。

  “……”宋简茹惊讶的抬眼,他的掌心微干,带着热意瞬间温暖了她冻得冰冷的小手。

  赵熙勾唇,目光轻淡,却都落在她身上。

  目光相遇。

  总有什么在悄悄改变。

  “公子……”身后都是熟悉的人,宋简茹不习惯在人前与他如此亲近,要缩回手,却被有力的手掌牢牢握住,他稍用力,她便上了马车。

  梁道勋看到乐安郡王挽了二娘的手,下意识就看向梓安,这个过了年十二岁的少年,一直把上车的少女当媳妇。

  可是……他面对的是权贵啊,真正的天潢贵胄,不要说二娘不是他媳妇,就算真是,怕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宋梓安死死的咬住牙槽,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的握住,指甲掐进了肉都不知疼痛。

  宋英娘悄悄走到弟弟身边,轻轻拍了他的肩,弟弟对二娘什么样的感情,她都看在眼里,在她看来,这个世上,怕是没有比弟弟更珍视二娘的人了。

  珍视又有何用呢,与天璜贵胄相比,他们这些平民简直如蝼蚁不值一提。

  坐上马车,宋简茹总觉得怪怪的,心虚的朝众人挥挥手,“外面冷,大家都进去吧。”

  赵熙一个示意,车厢帘子落下,门也瞬间关上。

  奢华的车内与杂乱的公租房浑然两个世界。

  “公子——”玩了三天,晚上不回去,还让赵熙亲自过来接人,昨天晚上的事终于要面对了,宋简茹忐忑不安。

  赵熙微倚后厢壁,闭眼养神。

  公子不理人,宋简茹不敢说话,车厢内,碳火很足,温暖如春,看向小吊桌,上面摆了茶水和点心,刚要吃晚饭,前脚来了席慕白,后脚跟着赵熙,都没有吃,看到食物,她很饿,悄悄望了眼赵熙,他仍旧闭目养神。

  她悄悄伸手拿了个糕点放到嘴里吃,吃到一半,端起桌上的茶水就喝,咕咚的声音引得赵熙睁开了眼。

  偷吃被抓个正着,“公子……”她不好意思的放下糕点。

  赵熙又瞌上眼,“饿了?”

  宋简茹点点头。

  “吃吧。”他说。

  “谢谢公子。”宋简茹高兴的又拿起糕点,一边吃一边喝水,她都没有注意到桌上只有一个水杯,这是赵熙用过的杯子。

  赵熙又睁开了眼,不动声色的看向她,悉索悉索,咬糕点的声音跟小松鼠一般可爱逗人,他唇角不自觉上扬,抬臂,修长的手抚上她的发端。

  “公子……”宋简茹下意识躲了下。

  马车就这么大,公子的胳膊那么修长,能躲到哪里,他的手掌抚在她头侧,“今年十四了?”

  宋简茹听明他话中的含义,小猪长大了,马上就可以宰了。

  “公子……”难道你脑子里整天就想这些事吗?她控拆。

  赵熙双眉一抬,公子不想你,难道要想别的女人?

  老天爷,感谢公子想别的女人。

  赵熙履在她头侧的手掌收紧。

  “咝,公子,疼。”难道公子是她肚中的蛔虫,竟知道她在想什么?

  赵熙剑眉高高抬起,“公子什么不知道,就你那点小心思劝你早点收起来。”

  宋简茹被他说得心虚,不知觉抿抿唇,悄悄侧过脸,不看他,不会的,不会的,她的秘密除了梁叔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马车厢内,壁挂着两只小灯笼,随着马车摇摇晃晃,越发衬得周围一切静谧安宁,宋简茹侧脸半露,明眸皓齿被灯光点缀的清丽动人,眉目如画。

  赵熙眸光微闪,心中悸动,覆在她头侧的手指缓缓轻移到她脸侧,大姆指轻轻摩娑她光滑的侧脸肌肤。

  “公子……”宋简茹不习惯,伸手要拿开他的手,被他一把带到怀里,手中的糕点差点落到地上,被赵熙另一只接过放到桌上,又接过她另一只手中的杯子,“少吃点,等会晚饭吃不了。”

  “晚饭?”宋简茹嘀咕,“那岂不是还要我回去做?”

  赵熙微微挑眉,“等你做,我今天连晚饭都吃不上。”

  不会吧,她不回驸马府,他就没得吃了,不知为何,这句语含责问的话,她生生听出了别样味道,转头看向赵熙。

  对上他凝眸的视线,目光清澈如流水缓缓温润无声,又似乎带着一丝丝热意,“公子,今天晚上吃什么?”宋简茹的耳朵莫名其妙的红了一下,绣花绣里的脚尖不知觉的蜷缩,蓦然转过头,没话找话,缓和让人尴尬而又窒息的氛围。

  “昨天晚上的账还没有算,就想吃晚饭,嗯?”他侧身挨过来,嗓音低低沉沉的,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

  终于翻旧账了,宋简茹一直朝车厢侧边挪过去,试图离他远点。

  赵熙怎么会让她得逞,一个捞臂就把她桎梏在怀中,宋简茹连忙用双手抵在他胸前:“公子,我真不知道她就是公主。”

  “嗯,不知道就不知道。”赵熙手又抚到她的侧脸,大姆指轻轻摩娑细嫩白晳的脸庞,“认识谢衡,对他如此熟悉?”

  哎呀老天,她就知道那一通胡说八道惹麻烦了,连忙伸出手竖起朝天,“我对天发誓,昨天晚上之前,我从没有见过他,更没听说过他的名字。”

  赵熙双眸幽深,直望到宋简茹的心里。

  “真的,公子。”宋简茹不敢看他的眼,幽幽暗暗,让她捉摸不透。

  “嗯。”

  嗯什么呢,相信她,还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宋简茹被赵熙带走了,梁道勋以为席公子不会留下来吃晚饭,没想到他竟留下来,而且一点贵公子的架子都没有,平易近人,非常好接触。

  十二岁的宋梓安隐下所有心绪,饭桌上,真心实心的敬了席慕白三杯酒,“感谢席公子在留陈时的帮助,一直没有机会谢谢你,今天梓安以茶代酒敬先生三杯。”他还没到喝酒的年纪。

  席慕白接受了他的道谢,感慨道,“真没想到简茹是驸马府的丫头,实际也没能帮到你们,喝了你的酒,真是受之有愧。”

  “公子言重了。”梁道勋年纪长,经历世事,“你出手相帮,对我们这些一无所有的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帮助。”

  “是啊,公子。”贵公子面容清俊、温润儒雅,宋英娘自惭形秽,一直不敢与之正视,听到他谦虚之词忍不住附合大家意见,说完,见公子朝他温润一笑,羞涩的脸色发红,却仍旧端庄,陆师母没有白教,她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千金小姐的气度。

  “小娘子谬赞了。”席慕白笑问,“我到是有些好奇,茹娘子什么时候进的驸马府做的丫头?”实际上,他早已打听过,不过拿这个话引出他想问的其他事。

  面对温润如玉的贵公子,宋英娘没有设防,“茹娘从没有对我们说过她的事。”

  “竟从没有说过?”席慕白不死心:“那小时候的事呢?”

  包括梁道勋在内,他们突然意识到,宋简茹从没有跟他们聊过这些事情,好像谁也没有提过这个话题。

  亲自走了一趟,席慕白还是什么都没有打听到,真是失望极了。

  对于生意人、特别是做服务行业的生意人,那有什么休息假日,只要没倒闭,就要开门做生意,大年初二,宋记低调的营业了。

  不知是不是祭神拜佛有用了,一开门,就来了个开门红,第一天就净收入五百两,梁道勋简直不敢相信,“单账房,会不会弄错?”

  单账房白了他一眼,“今天来的客人,十个有八个是世家公子,他们开桌打底就是十两起,再叫几坛上好的清酒,一桌五十六两,根本不是事。”

  “怎么会有这么多世家公子呢?”梁道勋觉得匪夷所思。

  单账房不屑的看了他眼,“我们家是谁,是乐安郡王,明不明白?”

  “可……”可是宋记从没有打过乐安郡王的名号啊,难道真是有心人想捧乐安郡王的场。

  宋记就算是赵熙开的怎么样,没档次,贵公子们照样可以不赏光,那他们为何要来呢?自从大年三十晚上,宋简茹对谢衡的一通评头论足,贵公子们一传十,十传百,让他们兴趣十足,个个打听赵熙的丫头,宋简茹在外面就这么个食肆,他们很快就打听到了这个小小宋记,他们想从小小的食肆里扒出想要的八卦、满足猎奇心理。

  方沐霖亲自听到了那个小厨娘的一翻言辞,被他的小舅舅请到了府里,“那个丫头真这么说?”谢衡感兴趣极了。

  那天晚上,他还真没发觉被人跟踪了。

  “小舅舅,你都二十七了还不结婚,难道真是要找一个烈如醇酒又聪慧大气的女人?”

  谢衡还真没想到有人懂他,勾嘴一笑,“差不多吧。”

  “小舅舅,世家女虽没烈如醇酒,可那个不聪慧大气?”虽然方沐霖想象不出烈如醇酒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他这个外甥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正统了,不与他一般见识,笑笑,“那个小丫头还说我有吸引女人的独特气质?”

  “嗯。”方沐霖感觉荒谬好笑,“都说的是什么?男人只要有身份、有地位、相貌不差,想娶多少女人娶不了,要什么独特,那又是什么?”

  是啊,独特气质是什么?谢衡也感兴趣,赵熙不是好男风的嘛,什么时候身边有这么有趣的丫头,真想把她弄到身边,会不会很有意思?

  回到驸马府,宋简茹以为能吃好饭就睡觉,不知为何,这两天在外面虽然自由,可是晚上却没怎么睡好,难道认床?

  她想想,不是认床的原因,而是租住的地方,房间里没有碳火,夜里睡觉很冷,她被冻醒了几回。

  老天爷,果然从简入奢容易,从奢再过苦日子就不习惯了。

  没想到,马车刚到驸马府大门,门口就有公主的人守着,“郡王,茹姑娘,公主有请——”

  公主请赵熙正常,干嘛请她呀,她心虚的看向赵熙,“公子……”还有些害怕,不会又有人告状,她夜不归府吧。

  “走吧。”赵熙挽上她的手,带着她去了公主起居院。

  惠平公主看着儿子拉着通房丫头的手进来,喜忧参半,喜的是儿子是正常男人,喜欢女人,忧的是儿子怎么还不行房。

  “玉琴,给茹……”茹姨娘、宋氏……惠平公主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称乎这个丫头。

  “公主?”老嬷嬷不解。

  “给她搬个绣墩。”

  “是,公主。”

  太阳从那边出了,赵熙公主娘竟给她赐坐,真是‘受宠若惊’“多谢公主。”

  “熙儿——”

  “母亲。”

  “茹丫头的身……”今天大年初一,惠平公主意识到这点,“过了正月再说。”她说,“过来,陪母亲一起吃晚饭。”

  “是,母亲。”

  母女二人入坐,宋简茹站在赵熙身边帮他布菜,他们还没吃两口,驸马爷从外面进来了,丫头婆子们纷纷行礼。

  上官文卓径直坐到了主位,“拿碗筷!”

  老嬷嬷偷偷瞧了眼公主,见她没有异样,连忙让丫头们拿来碗筷。

  宋简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不过没人说话,气氛怪异,不言不语吃完了晚饭。

  一直到饭后消食,驸马爷才开了口,“玄儿,过了年,你已二十,已到了成家的年龄,这两天,太后问了你母亲的意思,我打探了圣上的意思,他们都有意旁枝没落的宗室女,再不就是京中四品以下官员的嫡长女,为了你的仕途,我劝你选择四品以下官员嫡长女,官员还有升迁的机会,但是没落的宗室什么机会都没有。”

  就像他这个驸马,一辈子都没有起用的机会,儿子好不容易有机会得到度支副使,得小心经营才是。

  惠平公主刮了眼上官文卓,“小官小吏家的女儿怎么能撑起熙儿的中馈?”

  “不还有你这个公主婆婆教导?”

  惠平公主讥笑一声,“京中高门也不是没有娶过小门小家嫡女,一个个都把家理成什么样子,你没看到?哦,我忘了,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天在外,那里能知道京中的事。”

  “在玄儿面前说这个干嘛?”上官文卓不满的别了眼惠平公主,“新年第一天,我不想和你吵。”说完,起身,“玄儿,为父希望你做个拥有实职的权官,千万不要意气用气,要是圣上或是太后帮你指婚的对象不合意,一定要想办法推托。”

  宋简茹悄悄瞄了眼赵熙,他半靠在圈椅上,一副慵懒的样子,好像讨论的不是他的婚事,而是别人的事,上官驸马对他说话,他眼皮要抬不抬,看着急死个人。

  “玄儿,你听到为父的话没有?”果然上官文卓急了。

  赵熙这才慢慢抬眼,“知道了!”极为敷衍。

  驸马爷如可看不出,气得鼻子就差冒烟,伸手就指他,“你……”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抬头,发现丫头婆子都在偏厅,用力垂下手,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赵熙垂眼。

  惠平公主微微一笑,朝儿子道,“母亲会为你选门好亲事,绝不委屈了你。”

  赵熙起身,拱手,“多谢母亲。”

  “熙儿——”公主伸手拉住儿子的手,“母亲不希望你……”大概也意识到丫头婆子一大堆,叹口气,“找个好妻子才能过好一辈子。”

  “嗯。”赵熙松了母亲的手,“天色不早了,母亲早点休息,熙儿告退。”

  宋简茹跟在赵熙身后,也给公主行了礼,惠平看到她,目光意味深长。

  一直走到门口,宋简茹都感觉公主的目光没有移开,不知为何,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回到起居院,宋简茹找小喜儿一起洗漱,她没动,“怎么了?”

  “刚刚小查儿对我说了几句话。”

  “什么话?”三天不在府里,说几句话很正常。

  “他……他说,以后,郡王洗漱都由你伺候。”

  “什么?”宋简茹一惊,“白天我做饭已经够忙的了,晚上还要伺候他洗漱,那我……”岂不是包全工保姆,她才不干。

  小喜儿却道,“我估计郡王已经等上了,你赶紧进去吧。”她轻轻推了她一下。

  怎么会这样,三天不在,跟变天一样,宋简茹决定进去跟赵熙说她不要伺候洗漱这样的事,太没有隐私了。

  进了卧室,果然,赵熙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洗漱间,而是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书,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她一眼。

  候在一旁的小查儿道,“茹姑娘,公主说了,爷以后的洗漱由你。”

  “我又端不动洗澡水。”宋简茹直接拒绝。

  小查儿愣了一下,偷偷一笑,“茹姑娘,你误会了,这些事,还是我们来做。”

  “既然这样,那还要我做什么?”宋简茹不解。

  “茹姑娘,你帮爷拿毛巾、递皂豆、擦后……”

  “我不要……”老天爷,古人都有什么僻好,洗个澡还让人看,真心受不了。

  小查儿尴尬的朝赵熙望过去,赵熙双眸淡淡的看向她,“先从这些事学起。”

  这种事要学什么,宋简茹脸涮一下红了,这简直就是……她紧抿嘴,身子侧过,一副抗拒的样子。

  赵熙嘴角微勾,放下书,起身。

  小查儿连忙道,“小的去倒洗漱水。”说完,就退去洗漱间了。

  赵熙缓缓踱步,路过宋简茹,停下,侧头看她,“亲都亲了,还害羞什么?”说完示意她跟上。

  这都什么跟什么,宋简茹气呼呼的跟着他进了洗漱间,找到毛巾、皂豆,搬了个小凳,放到大澡桶边上,又找到他要换的中衣放到澡桶干燥的另一侧。

  “公子,你都是个大人了,那能像小孩子一样让人帮忙。”说完,朝他龇牙笑笑,做了个表情包,“太累了,我也要去洗漱了,等公子洗好,我也洗好了,一起吹灯睡觉,多好,是吧。”说完,也不管他什么表情,溜出去了。

  小查小润被惊住了,“爷……”

  赵熙低头看向衣袍,伸手抚了抚额头,难道这就是他以前不用丫头的报应,现在来个胆大妄为的丫头折磨他?

  “爷……”

  他挥了下手,示意二人退下。

  “爷,要不让我……”

  “下去。”

  “是”二人轻轻退了下去。

  赵熙不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贵公子,小时候住过书院,长大后经常出差,一年前去过战场,他是那种享受得了极至富贵又能承受平凡的人。

  没有人伺候,他做的也极好,虽然平时几乎都在伺候中度过。

  等赵熙洗漱好出来时,宋简茹已经钻进了她的小被窝,只露出两只眼和头顶,看到他进来,伸出小手朝他招招,“公子,洗的还好吧。”她知道今天晚上小查和小润没有伺候。

  赵熙缓缓踱到她床边,居高临下,垂眼看她,面色阑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宋二娘的锦绣姻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