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隋末我称王 > 第二十一章 可知天子剑也能杀人?

第二十一章 可知天子剑也能杀人?


  长长的牛角被宫内乐户搭至肩头那一刻,低沉而肃穆的吹奏声拉开了天幕,沉重而悠长的朝乐伴随着第一缕阳光奏起,那一刻,身着黑色龙袍、绯色下裳的杨侗于编钟的节奏感内一步步打后宫走出。

  “吾皇临朝。”

  太监的尖锐声驱赶走了皇宫内的最后一缕黑暗,大业殿由阳光的延展逐步变亮,长长的殿门光影在日光照射下缓缓拉长,杨侗就在这光影里伸手抓起下裳,迈步亮出赤舄跨越过门槛于百官朝拜中走向龙椅,端坐龙椅之上。

  不知道为什么,这群人的朝拜给了杨侗睥睨天下的气势,一声‘平身’喊出,在令朝堂震荡的‘吾皇体恤’中,一切恢复如常。

  今天是要发生大事的,这一点老杨心里清楚,可老天爷上辈子就给了他一颗大心脏,令其无论在什么事即将发生的时候都能睡的香甜无比。就比如昨天,在安顿好了跋野和那个女人以后,杨侗回到寝宫直接安枕,睡的那叫一个美,所以今日即便是五更天睁眼依然能精神抖擞。在如此情况下再看朝堂上的众臣,那段达顶着熊猫眼,王世恽跪拜时偷偷打着哈欠……王玄应居然没在,王道询也没来……

  “有本早奏。”

  按照规矩,太监又喊了一声后退至一旁,此刻,不等朝臣奏报,杨侗便假意询问:“哪位爱卿知道虎牢战况,可知太尉是否安好啊?”

  他这一问,等于给了郑公府等人开口的机会,段达站出朝班:“启禀陛下,太尉自必败李密以来,克殷州、下榖州熊州、虎牢大战窦建德战功赫赫,以五万隋军大破窦建德十万悍卒,斩敌过万,杀将十余人,收复国土八百余里,收复国民数十万之众,上,可慰文帝,下,安黎民之心。如今窦建德败退,我大隋境内百姓安居,太尉也即将班师回朝,不日即回东都。敢问陛下,应该给予何等封赏。”

  这一天终于来了,他费尽心思用书信引诱窦建德进攻虎牢就是为了延缓这一刻的发生,没想到,那王世充竟然据守虎牢依靠着地利退了夏军十万。也就是说,段达登殿要为王世充请封加九锡无法避免,自己和郑公府也势必会有一战。战就战吧,如此忙碌的准备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

  杨侗面带笑意说道:“上天对大隋不薄啊,在这风雨飘摇之际,太尉立下不朽功勋,可喜,可贺。”

  杨侗目光闪烁着,以言语将最重要的环节给滑了过去,仿佛对这功劳不闻不问的看向满朝文武:“众位爱卿,殷州、榖州、熊州克复,三州之地重回隋手,所需官员过百,物资无数,各位爱卿该当如何安排?”

  “陛下!”

  大业殿中的段达突然抬起了头,他没想到,这位皇帝竟然敢把对太尉的封赏晾至一边,顾左右而言他。

  杨侗冲着段达伸手做出了往下压的动作,那意思是:“你先别说话。”

  “陛下,臣推举一人可为三州中任何一州的刺史。”

  站出来的是裴仁基,这个时候他肯定要配合杨侗的演出,绝不可能对此视而不见。

  “何人?”

  “交趾司法书佐高士廉!”

  “谁?!”

  裴仁基笑道:“陛下不知此人实属正常,此人出身渤海高氏,年少成名,涉猎经史,事母至孝。初仕为我大隋治礼郎,大业九年,兵部尚书斛斯政逃往高句丽,高士廉与此人交往甚厚受到牵连,被贬为朱鸢县主薄,但,当时天下大乱,朝廷诏令难以到达岭南,交趾太守正好缺人便留下了他为司马书佐。”

  “等等。”

  杨侗太知道谁是高士廉了,那可是初唐宰相,妹夫长孙晟病逝之后便将妹妹高氏接回家中,且厚待长孙无忌与外甥女,若不是后来发现李世民才华出众将外甥女许给了他,便没有天下美名传的长孙皇后。莫非,这个时间段那高士廉还没进秦王府?

  李世民啊李世民,还以为天下英才已经尽数入你之手,没想到你手里也有漏网之鱼!

  “裴尚书如何得知?”

  裴仁基微笑道:“高士廉曾是治礼郎,臣乃礼部尚书,怎么会不知道他呢。”

  “更何况臣未从瓦岗之前便与高士廉有旧,更何况大业十四年,割据城池的钦州刺史宁长真率军攻打交趾时还是他高士廉力劝交趾太守丘和不降,因此丘和据城而守,击退宁长真,如今高士廉在交趾为行军司马。陛下,高士廉才华横溢,屈身交趾实乃屈才,臣愿写书信一封,请他弃暗投明,为我大隋尽忠。”

  “好!”

  杨侗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他原本是要处理郑公府的,竟然从裴仁基那还套出一个高士廉来。

  “陛下!!”

  他们俩这儿说的正热火朝天,段达实在是压不住心里那股火了,在他印象里,自从王世充诛杀元文都驱逐洛阳五贵一家独大以来,小皇帝就是个唯唯诺诺的角色,如今怎么敢明知道自己代表着郑公府却如此置若罔闻?难不成,他已经不在乎提兵在外的王世充了吗?这股底气又是从何而来啊。

  “陛下,太尉劳苦功高,就说是为大隋二次开国也不为过,因何有功不赏,就不怕伤了众朝臣的心么。”

  杨侗慢慢转过头看向了一直站在朝班之外的段达:“陈国公,朕可有说过免除对太尉的封赏?”

  裴仁基接话道:“陛下不曾说过。”

  杨侗继续道:“那如今太尉可否回到洛阳?”

  裴仁基接着回应:“回禀陛下,太尉正在虎牢关休整。”

  “那陈国公这句有功不赏是什么意思?”

  “朕在与裴尚书商议殷州、榖州、熊州的管治大事,难不成你要看着太尉亲手为大隋打下来的疆土无人治理,百姓归隋以后没有父母官,如此一来与流离失所何异?连先后缓急都不顾了么!”

  “还是朕在陈国公心中是个赏罚不分的昏君?”

  杨侗看着段达在殿中面色难看,忽然想起什么的说道:“不对啊,朕要封赏太尉与你有何干系?”

  段达应对有节道:“陛下,太尉入宫救驾、斩杀元文都之时,是陛下准许郑公开府纳将,臣身为郑公府臣,替太尉申功有何不妥。”

  “更何况太尉替大隋二次开国,功高震天,本就不是吏部可议,臣在朝堂之上提及,让陛下与重臣商议哪有不合规矩之处?陛下为何大动干戈,怒气冲冲的宛如臣要造反一般?”

  听到这儿,杨侗笑了,尽管心里明知道他就是来造反的,可是这话还是不能说出来。

  “原来身为郑公府臣就可以不尊君上,好,好,好,那你说说郑公此次功绩该当如何封赏。”

  “臣请陛下封太尉为郑王,加九锡假黄钺!”

  四月初一,本该是和风徐徐,天地间生机盎然的时候,但段达这句话说完,杨侗仿佛闻见了风中飘荡着的血腥味。

  那时满朝文武都在看着段达,是个人都知道自古请九锡假黄钺者都是反贼,这个时候你段达为王世充请王爵、加九锡假黄钺的意思还不明显么,谁听不出来此刻所释放出的政治信号为‘王世充功高震主要取杨侗而代之’。

  唰。

  杨侗站起来了,手扶腰间天子剑一步步由龙书案后绕出,慢慢走下台阶。他的目光里有火,那烈火在熊熊燃烧,自昨夜罗士信率军出城侦查得知有人在紫薇宫附近伏兵一万开始,这股火就没消停过。

  “段达,你个奸臣逆子,你要谋朝篡位嘛!”

  裴仁基站出来跳着脚的骂街,将古今谋逆罪臣的名字挨个给他数了一遍,最后指着段达的鼻子:“这究竟是王世充的授意还是你的意思?”

  他还在玩朝堂政治那一套,要把罪名给段达和王世恽砸实。这一招或许在一个稳固的王朝比较管用,可如今王朝不稳天子无权,你就算砸实罪名又有什么用?法律对眼前这两个人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是谁的意思,又如何!”

  原本弯曲上身以鞠躬姿态在奏报的段达挺直了身体,侧过身看向裴仁基时眼中充满了不屑,随即转过头,望向满朝文武所有人:“太尉守东都败李密有滔天之功,收失土破窦建德有人主之力,论功行赏理该封郑王、加九锡假黄钺,否则赏罚不明,让将士如何用命?李唐、窦夏就在身侧,将士不勇何以光复我大隋?”

  “胡说八道!”

  老将军庞玉终于听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为将者护国,为的是君臣之义,杀敌复土,乃国之荣光。届时臣荣君赐本是美谈,哪有直接奔着谋君篡位方向走的?你们郑公府这是觉着封赏不均么,根本就是看上了陛下的龙椅。段达,我看你是想让大隋改姓郑了吧?”说完这番话,庞玉跪倒在地,冲杨侗磕头说道:“陛下,陈国公不臣之心以现,郑公府谋逆之举查实,请陛下用极刑正国法,将段达杖毙当庭。”

  霍世举也走出朝班跪在庞玉身旁:“陛下,理当如此啊。”

  满朝文武,只有裴仁基敢顶撞段达,也只有三朝元老庞玉敢让杨侗施国法正天罡,其余人,双手垂下面沉似水,仿佛没听见一般动也不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隋末我称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