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 第484章 宫斗不如造反(二十一)

第484章 宫斗不如造反(二十一)

  愚蠢!

  蠢不可及!

  永承帝要“选秀”的消息一经传开,众朝臣们心底都冒出这样的想法。

  冯寿更是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他真想跑到皇陵,好好的与先帝哭诉一番:亲,不是我不想辅佐你的儿子,实在是他太任性,我扶不起来啊!

  但,冯寿还是感念先帝的知遇之恩,以及两人一起谋夺天下的情分。

  明明知道自己去劝阻会招来皇帝的不满,甚至是怨恨,冯寿还是硬着头皮进了宫。

  这次,冯寿没有说什么官样文章,而是把选妃的危害,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

  他几乎是把这些道理掰开了、揉碎了,一点一点的说给永承帝听。

  他拿出最大的耐心,好话歹话说了一车又一车。

  结果……永承帝脸上的阴郁愈发重了,整个人都濒临爆发的边缘。

  看到高高坐在主位上的小皇帝,感受到他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森冷气息,冯寿忽然就释然了。

  他心底的一块大石,仿佛被一点点的挪开了。

  赶在永承帝彻底爆发前,冯寿停止了自己的滔滔不绝。

  “陛下,老臣希望您三思!”

  不只是盐政改制,还有“选秀”,都不可操之太急。

  “冯中书令,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永承帝咬着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冯寿:……得,竟是连一声“冯师傅”都不愿意叫了啊。

  还让他“下去吧”,这是把他当成奴才呢。

  冯寿虽然牢记先帝的临终托付,也珍惜与小皇帝的师生情谊。

  但,他骨子里是骄傲的。

  当年他连家族都敢反叛,某些名义上的至亲,更是眼睁睁死在他的面前,他都丝毫不动容。

  他心硬似铁,他恩怨分明,他绝不是那种迂腐、固执的傻子。

  永承帝,到底是让冯寿失望了啊。

  “喏!老臣遵旨!”

  冯寿郑重的向永承帝行了一礼,然后慢悠悠的退出了大殿。

  他虽然清瘦,也上了年纪,但他身姿笔挺,一举一动都透着世家的范儿。

  绯色的朝服,硬是让他穿出了宽袖长袍的名士感觉。

  望着冯寿的背影,永承帝忽然有种莫名的不安。

  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离他而去。

  且说冯寿,走出甘露殿,顺着宫道慢慢走出皇宫。

  路过某处宫殿的时候,他忍不住驻足眺望。

  这里是何太后的居所,听说这位退出前朝后,跟几个女侍中、女尚书捣鼓了一个什么“博文馆”。

  说是要整理皇家的藏书,并发出重金悬赏,征集民间的藏书。

  另外,何太后还招募了一些世家、勋贵人家善于读书的孩子入博文馆。

  读读书,抄录抄录藏书,学习、归纳一下历朝历代的礼仪,似乎很是繁忙的样子。

  朝中的大佬们,本就担心何太后不甘心放权,还会跟皇帝或是权臣们争权夺利。

  这会儿见何太后没有继续掺和朝政,而是弄了个“新衙门”。

  虽然博文馆什么的,似乎也有些权利,但到底是新开辟出来的。

  跟朝臣们固有的势力范围并不冲突。

  而且吧,说句太过功利的话,多了一个“衙门”,勋贵、世家们也多一个让自家孩子“门荫”的官职。

  是的,官职!

  博文馆也是有属官的正经官署!

  有馆主,有学士,有校书郎,有令史……品阶或许不高,但胜在清贵。

  博文馆的属官,非常对世家的胃口。

  就是一些武勋人家,也想把家里只会舞刀弄枪的孩子送去博文馆,熏陶熏陶,兴许就真能沾点儿文气儿呢。

  所以,何太后成立的博文馆,朝中虽然有些非议,但三大辅臣、政事堂的大佬们都没有太过阻止。

  而何太后选拔的第一任馆主,不是别人,恰是王诗玖的六叔,也就是王源的小儿子。

  这位王六郎,算得上京中的名士。

  出身顶级世家,允文允武,博学多才,却无心仕途。

  年少时,就一人一剑行走天下,名曰“游学”,实则闯荡天下。

  而他的才名,也跟随他的脚步,从北传到南,从东传到西。

  待到他过了而立之年,重新回到京城,他已经是海内知名的名士。

  他本身的才名,已经压过了他的世家子身份。

  他俨然就是读书人追逐的目标,是清流文人的偶像。

  何太后能够把他请出山,来担任博文馆的馆主,也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当然,王诗玖从中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王大名士没有娶亲,无儿无女,他最疼爱十九娘这个侄女儿。

  所以,当王诗玖跑到他跟前,诉说自己的政治抱负,讲明博文馆的意义后,王六郎便答应了。

  王六郎名气大,世人们只记得他是名士,几乎忘了他是琅琊王氏子。

  但,朝中的老狐狸们却不会忘记。

  王六郎当上了博文馆的馆主,这是不是表明,以王家为代表的世家们,非常支持博文馆。

  再进一步,他们是不是可以推测:何太后与世家结盟了?!

  不只是朝臣们有这样的猜测,开始变得多疑、猜忌的永承帝,也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好哇,朕就知道,朕这个好母亲,表面上主动退让,实际上呢,人家是以退为进呢。

  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难道当年父皇会——

  永承帝用力要紧牙关,压下那句“大逆不道”的猜测。

  但他胸中的怒火,却怎么都压制不下。

  世家!

  何太后!!

  这两者都是先帝非常痛恨的,作为满心孺慕父亲的孝子,永承帝自然要秉承父亲的遗志。

  他会把第一把火烧向盐政,也是在向世家宣战。

  哦不,他才不是只会意气之争的冲动少年,他这是“釜底抽薪”呢。

  世家为什么能够招揽门客、收买人心,还不是因为他们足够豪富?

  有钱的才是世家风范,没钱的,啧啧,那就是穷讲究。

  而世家会这般富足,则是因为他们霸占了太多的资源。

  盐田、矿山、良田……这些本该是属于朝廷的。

  即便个人所有,也应该缴纳足够的税款。

  然而,世家最擅长的就是搞隐田、隐户,大肆侵占官府的利益。

  先帝时,曾经狠狠整治了一下隐田的问题,借着开国之初,重新登记、梳理了天下的田亩。

  但政令归政令,地方上执行起来,还是有太多的漏洞。

  比如那些世家、豪强,他们在地方上就是土皇帝,哪怕是朝廷任命的官员也不敢太过招惹。

  先帝的新政,折腾了几年,收效甚微。

  先帝终于意识到问题的根节——世家!

  只要这个庞大的利益阶层存在,皇帝就不可能真正掌控整个天下。

  于是先帝便开始加大分化、打压世家的力度,还弄出了考试选官的政策。

  可惜啊,他死得太早,这些计划都只是起了个头,根本没有执行下去。

  永承帝会想到这些,用力握了握拳头,暗暗在心底发誓:“父皇,您放心,您没有完成的事业,儿臣来完成!”

  不只是盐政,还有选官制度,也都要改革!

  永承帝踌躇满志、斗志昂扬。

  虽然第一次提出盐政改制的议题,遭到了满朝文武的反对。

  但,永承帝非常坚持,拿出了帝王该有的“霸气”,强悍的表示:“改!必须要改!”

  朝臣们:……

  他们看向永承帝的眼神,没有对于君主的敬畏,而是带着淡淡的无奈与忧伤——这是哪里来的熊孩子?

  真以为朝堂是过家家呢。

  你是皇帝,你说的话,朝臣们就要去执行?

  嘁,还是去做梦吧,毕竟梦里什么都有。

  心里暗自腹诽着,朝臣们却不能说出来,他们低下头,仿佛被永承帝的“王霸之气”震慑到了。

  实际上呢,他们是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偷笑出来。

  还是王源等几个大佬更能撑得住,非但没有失态的嫌疑,反而满脸认真,并时不时的点头,仿佛真的将永承帝的政令听了进去。

  恰在这时呢,安国公跳出来上了折子:“臣提议重新登记盐田,并制定盐水标准!”

  定国公陶勇的目光阴鸷,很好,好个韩大傻,为了当国丈,你小子够拼的啊。

  是的,这位安国公,便是永承帝选中的几个“岳家”之一。

  就在前两日,永承帝册封安国公的嫡次女为贤妃,位列四妃,仅次于皇后。

  永承帝还把掌管后宫的权利,从陶皇后手中分出了一些,交由韩贤妃掌管。

  有妃位,还有一定的实权,永承帝向安国公府展现了足够的诚意。

  安国公也利索,直接找府中的幕僚,按照皇帝的意思,写了一份建议改革盐政的奏折。

  朝堂上,安国公一个不太通文墨的大老粗,磕磕绊绊的将奏折读完,满朝文武,除了静默,就是偷眼去看陶勇的脸色。

  陶勇:……麻蛋,就知道你们这群混账在看老子的笑话。

  老子、老子——

  贼娘的,老子果然瞎了眼,竟以为小皇帝是个好东西。

  但,女儿都嫁了,还是他最宠爱的女儿,陶勇也不能真的跟皇帝撕破脸。

  现在他能做到的,就是不赞同、不反对,当个泥塑。

  最后,王源率先表态,“陛下英明,臣附议。”

  王源发话了,追随他的朝臣们,虽然心里犯嘀咕,可也都乖乖跟着喊一句“臣附议”。

  虽然还有些人迟疑,并没有表态,但大部分人都同意了。

  高高在上的永承帝,看到一大半的朝臣都在跪地赞同,顿时有种掌控一切的感觉。

  “父皇!您看到了吗,儿子做到了!”

  永承帝只觉得心潮澎湃,胸中陡然生出无尽的豪气。

  何甜甜:……这个傻孩纸啊,真以为人家是赞同你的政令?

  大家不过都是在等着看你惹出乱子呢。

  当然,作为一个同样等着“看戏”的反派,何甜甜看破不说破,根本没有想着去提醒。

  再说了,就算她跑去提醒永承帝,永承帝也会误以为是她这个做太后的舍不得放权,还想试图控制他!

  何甜甜才不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蠢事!

  与其跟叉烧皇帝浪费时间,还不如继续忙她的事业。

  何甜甜很忙,非常忙。

  除了继续暗中布局,她还要看顾着博文馆。

  这可是她将手伸向朝堂的第一步。

  不是作为听政的摄政太后,而是作为一个被困在后宫的女子。

  有朝一日,她会堂堂正正的走到朝堂上,而绝非因为有什么遗诏,或是因为其他。

  永承帝见何太后没有“捣乱”,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风风火火的推行自己的政令,忙碌之余,又纳了几个武勋家的女子进宫。

  淑、德两个妃位也被沾了。

  四妃中,只剩下了一个“贵妃”。

  不是永承帝忘了,而是,这个妃位,他是留给他最爱的小青梅郑念儿的。

  时隔近半年,永承帝终于把郑念儿接了回来,并“强势”的册封她做了贵妃。

  几个把女儿送进宫的武勋:……踏娘的狗皇帝,你玩儿我呢!

  陶勇简直要气炸了,这次小皇帝已经不单单是打脸了,而是踏娘的往陶家人胸口捅刀子啊。

  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是郑氏女!

  这个小贱婢,当初就故意散播流言,害得他们家幼薇没脸。

  原本按照陶勇的暴脾气,直接把郑家满门都整死。

  不过胡氏还算机灵,及时的将儿女们都送走,他们老夫妻呢,也都老老实实的缩在家里当王八。

  见郑家还算识趣,陶勇又不想彻底激怒小皇帝,这才没有赶尽杀绝。

  结果呢,这还不到半年,郑念儿又回来了,还成了仅次于皇后的贵妃。

  陶勇听到消息的那一刻,险些直接提着大刀杀去皇宫。

  陶勇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陶皇后了。

  她直接将满屋子的瓷器砸了个精光,原本精致华美的宫殿,仿佛台风过境一般狼狈。

  陶皇后还嫌不够出气,坐在一地废墟上休息了片刻。

  待力气恢复了,她直接抽出自己的软鞭,气势汹汹的杀向郑念儿的宫殿。

  不过,陶皇后扑了个空——

  “什么?那个贱婢被太后召去了?”

  陶皇后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放眼整个皇宫,她陶幼薇绝对不是最恨郑念儿的人。

  还有个何太后呢,这位老祖宗,简直恨毒了那对下贱无耻的母女……

  :。:

看过《女主拿了反派剧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