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自行了断(二更)

第四百六十二章 自行了断(二更)

  第462章等改

  景王被处决后的第三日,凡是牵涉其中的三品以上的官员全部被拖到菜市场斩首示众。

  值得一提的事,作为景王妃的沈茹芸也没幸免,最终一条三尺白绫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另外就是上官尧,皇帝气景王不假,但他还要名声,不可能把另一个什么都没做的儿子一起杀了。

  加之朝臣的劝谏,上官尧被无罪释放。

  而上官尧出来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求皇帝把上官浦的儿子过继到自己名下。

  念及皇长孙年岁尚小,皇帝还是同意了。可又实在不愿意看到两人在跟前晃荡,最后一道圣旨将人赶去了封地。

  而老王爷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被宋璟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说辞忽悠得出面作证,不想反而得罪了皇帝。

  他是长辈,皇帝并没有杀他,却将他贬为了庶民,又让人在城外找了一处府邸,算是彻底圈禁了起来。

  再有周氏,不管是不是自愿,绣龙袍都是大罪,皇帝本想以此为由将人杀了泄愤,也好让其他人看看,宋家人到底值不值得帮。

  但不等他提出来,御史中丞赵老就巴拉了一通什么“若陛下将她杀了,天下人保不准会觉得陛下是不满周氏替宋老太爷申冤”云云。

  总之就是,周氏不可杀。

  一番话简直把皇帝的心声说了出来,可他不能承认。

  “那依赵爱卿之言,那周氏不但无罪,朕反而应该奖赏她了?”皇帝黑沉着脸问。

  “陛下心胸宽广,实乃我大夏之幸啊。”赵老顺势夸道,一脸与有荣焉。

  皇帝被气了个够呛,一口气堵在嗓子眼,不上不下的,差点白眼一翻撅过去。

  这御史台的言官果然一如既往的讨厌。

  赵老也不敢逼得太过,继续道:“但周氏绣龙袍有错在先,站出来替宋老太爷申冤有功在后,臣认为可以功过相抵。这样一来,天下人也不敢指摘陛下半分。”

  “他们敢”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想到那封刚写好还热乎的罪己诏,皇帝咬牙,冷声道:“爱卿说得有理。”

  有了他这句话,哑婆这才得以从大牢中出来。

  李氏亲自带沈易佳去接的人,担心皇帝什么时候又会想起她,当日便让人将祖孙两个送出了京。

  沈家倒是因祸得福,因为手中无职无权,同其他三品以下的官员一样,只得了个流放的下场,其中包括元家。

  流放前一日,元瑜婉带着幼白从庄子上回来了。

  看着跟在元瑜婉身后进来的萧祺睿,沈易佳眨了眨眼,好奇问:“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元瑜婉被她这直白的话说红了脸,转身朝萧祺睿福身一礼:“少将军先回吧,待瑜婉明日送了家人出城,自会给少将军一个交代。”

  萧祺睿的心徒然沉下,他们明明是拜了天地的夫妻,合该是世上最亲密的人,然他在她眼中却只看到了疏离。

  是他,将曾经那个会因为他一句话就放下防备,放声大哭的小姑娘推远了。

  萧祺睿心像是被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能死皮赖脸的留下来,说了句“我明日来接你”便回了将军府。

  萧将军去接萧若水母女还没回来,乔氏又因为与冯蔓蔓合谋放火盗窃兵符被萧将军送去了家庙,一同被送走的还有萧若芊。

  萧祺睿又好些日子没回来,将军府竟是连一个能做主的主子都没有。

  萧通正急得不行,见萧祺睿回来,忙大步迎上去:“大少爷,您总算回来了,老奴刚准备吩咐人去找你呢!”

  萧祺睿一顿:“府上发生了何事?”

  萧通是萧将军身边的老人了,跟着萧将军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萧祺睿第一次看他急成这样。

  “哎呀,还不是那个姓冯的女人,昨日突然发疯了似的闹着要自杀,老奴让人出去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她们这些女人都被喂了毒,这是毒发了……”

  萧祺睿眸子一暗,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

  就听萧通继续道:“她不仅偷走了兵符,还放火差点害死少夫人,本就罪无可恕,死不死的老奴也不在意。可将军出门前特地交代过,她必须留着让您亲自处置,要是因为毒发死了,那老奴不是就没能完成任务了吗?”

  萧祺睿:真是他的亲爹,杀人不过头点地。他倒好,直接诛他的心,愣是要逼着他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蠢事。

  “少爷,您也别杵在这了。老奴已经问过了,这毒发作七日才会断气,今日是第二日,您现在赶紧去把人处置了,等将军回来,老奴也好有个交代不是。”

  萧通一边说一边拉着萧祺睿往地牢走,等萧祺睿回过神时,已经站在关押冯蔓蔓的牢房里了。

  冯蔓蔓四肢被绑在木柱上不能动弹,低垂着头,散乱的青丝将她整个脸遮住。

  许是听到动静,她缓缓抬起头,看清来人,眼睛迸发出一抹惊喜之色:“萧,萧大哥,你终于来救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下一刻,她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四肢不断挣扎:“啊……药……给我药,萧大哥救我……”

  萧祺睿注意到,她的手腕已经磨出了深深的血痕。

  负责看守的侍卫忙用帕子将她的嘴堵住,解释道:“她每次一醒来就会这样,属下担心她咬舌自尽,所以……”

  萧祺睿挥手让他下去,抿了抿唇上前将冯蔓蔓口中的布拿下来。

  只这一会儿功夫,冯蔓蔓额前的发丝已经全部被汗水打湿。

  她咬牙忍痛开口:“萧,萧大哥,你是来救我的对不对。那些事不是我干的,你相信我……啊……”

  想死的人才会咬舌自尽,冯蔓蔓明显不属于这一类。

  萧祺睿眸子一冷:“那些事?你指的是哪件?不是假意扑到我的马前让我救你,还是说那晚的刺客不是你安排的,亦或者同乔姨娘合谋放火意图盗取萧家兵符的不是你?”

  尤其是最后一句,萧祺睿的声音几乎是从牙关里挤出来的,可见这也是他最在意的一件事。

  冯蔓蔓一愣,甚至都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她忙摇头:“不是,都不是我……”

  话到一半许是觉得自己站不住脚,忙解释道:“我是被逼的。你也看到了,我被人喂了毒,若我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我会死的……”

  为了打击冯蔓蔓,萧通每日闲来无事都要到进来念叨一通外面的事,所以她虽然被关在这里面,但也知道她的主子败了。

  萧祺睿自嘲一笑,除了放火,前面两件事其实都只是他的猜测。

  但无奈做事的人太过谨慎,他一直没能找到证据。

  就连那所谓的大伯也道的确有这么一个侄女,只不过除了刚出生那会见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见过。

  当冯蔓蔓拿着信物来找他时,他也没怀疑她会不会是冒充的。

  现在冯蔓蔓自己承认了,萧祺睿松了口气之余又觉萧将军说的没错,他的确太蠢了。

  ————

  (本章完)

看过《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