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书吧 >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 第三八九章 点鬼路

第三八九章 点鬼路

  第389章点鬼路

  “你们以为,”小姑娘嗤笑一声,语调轻轻浅浅,“你们是如何绕开天家气运的庇护,近得他的身的?”

  墨君漓的死劫已渡,眼下乾平正值大运将起之时,整个墨氏一族的气运盛得厉害。

  若非她今儿白日里曾在他体内打下这道阴煞,莫说是那死了数年、魂魄都有些不稳的小侍女,便是这群人中,功德与怨气并重的靖阳伯,都未必能近墨书远的身。

  气运这东西最是难以捉摸,否则那背后执棋之人,就不必那般大费周章地想要侵占一两分这天下大运了。

  “原是有你出手……”一身破烂血衣的女人失神喃喃,言语间不自觉地便带上了几分恭敬,“恕奴眼拙,先生,奴失礼了。”

  “只是先生,能否冒昧打探一句,您又与殿下有何渊源?”女人福身,她的态度虽已极为恭敬,身上那戒备之意却是分毫不减,“您知道,我等着实与殿下怨怼颇深。”

  她在这世间游荡了这么久,尸身已然腐作了枯骨,魂魄都已濒临崩散,她心中太恨,实在是不想见那个无耻的薄情人,再这样悠然快活地活下去了。

  “前生之仇,今生之恨。”慕惜辞垂下眼帘,“两世血仇,不报不休。”

  “如此,可够?”

  前生墨书远杀她父兄、害她阿姐,牵连葬送了数万慕家兵马,闹得乾平上下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的仇。

  今生墨书远算计她爹、觊觎阿姐,意图捉她以威胁国公府、想将阿衍困杀于江淮的恨。

  这是绵延了两世、镌进她骨子里的仇。

  不可不报,否则,她定生心魔。

  小姑娘闭了闭眼,强行将浮现眼前的、两生以来的一幕幕尽数甩去,眸底涌动着的凶狠戾气亦刹那收归于无迹。

  女人听罢有着瞬间的哑然,她怔在原地静静思索了许久,方才极为郑重地拱手行了一揖:“如此,奴心安了。”

  她是在这府中游荡了多时的老人,众鬼见她行过礼,忙不迭跟着她冲着那屋檐之上的二人作了揖。

  一礼行毕,有人纠结着细细出了声:“可是……我等心怀执念,身上怨煞浓重非常,当初便不曾与鬼差同回地府,而今又要如何去寻那鬼门呢?”

  寻不到鬼门,便去不得地府;去不得地府,自然亦无那等“轮回”之说。

  此言一出,众鬼即刻陷入了焦灼,慕惜辞见状勾唇一笑:“开鬼门本就不算什么难事,尤其今日恰逢那中元鬼节。”

  “这样,等下我自会为几位念诵上一段超拔经咒,度去尔等周身怨煞,顺手指一道明路。”

  “届时,几位只管沿着那路前行就好。”

  “那便有劳先生了。”女人颔首,声线之内满是感激。

  她原以为自己此番过后多半要落得个魂飞魄散,浑然不曾肖想过能再入鬼门,却不想此时竟还能峰回路转。

  “无妨,渡了你们这些徘徊于世的怨鬼,也算是我功德一件。”慕惜辞唇边挂笑,随即掐诀起印,不疾不徐地念诵起那部《太上道君说解冤拔度妙经》,末了又连诵了数十遍《往生神咒》。

  经咒响起时,众鬼只觉身上一轻,仿佛是那连年压制在他们背上的沉重枷锁,终于被人寸寸卸去,随之消失的,还有那一身身的血衣。

  他们恢复了最初的样子。

  重压卸下后,他们心头的怨怒也好似消退了不少,再看向那昏死在地、满身污淖而狼狈至极的墨书远时,心中竟已能够波澜不惊。

  是了,现世报,现世了,他既行了这么多恶,便合该多活上两年,好好体会一番他们曾经体会过的那生不如死的痛苦。

  众鬼垂首,再次向着那霜月之下的小姑娘行了揖。

  只是这一回他们个个都是真心实意,再无人如先前一般是随风而动。

  “归途已现,尔等速速循着那路去罢。”最后一道印诀掐毕,小姑娘遥遥抬手,凌空绘出一条小路。

  她指尖所指之处月华微涌,不出片刻,那道若隐若现的小路便完整呈现在了众鬼面前。

  几人见此犹豫了片刻,心中本就最为坦荡的靖阳伯,到底最先踏上了那条路。

  他的死局,是早在祝升等人决意对朝中武将动手的那一刻便注定了的,他知晓云璟帝的难处,是以怨气虽是不浅,却不会太恨。

  且他护国十数载,颇有一段功绩,身上杀业亦有乾平的军魂替他承受,他无甚业障,离去时自然最为轻松。

  “你是老慕家的闺女吧。”临近鬼门的湛世嵘目带欣慰,和蔼不已地看向立在那边的姑娘,他在她身上瞥见了几分老友的气息。

  “湛叔叔。”慕惜辞轻轻颔首,对着这位枉死的老将微微一笑。

  “果然,若论儿女,无人比得过老慕那个混蛋玩意。”湛世嵘心下感慨万千,一面对着她身后的少年抬手抱了拳,“还未见过七殿下。”

  墨君漓但笑点头,不曾言语,小姑娘则弯着眼睛略一收了下颌:“湛叔叔,您放心,明轩和凝露过得很好,晚辈亦会尽早寻机会替伯府平反。”

  “眼下,明轩已经随我父亲上阵杀敌了,想来要不了多久,湛氏便能恢复往日的荣光。”

  “荣光……”老将虚幻的眼中露出一线几不可察的向往,少顷后他笑着摇了头,“这些都无所谓了。”

  “现在,我只希望他俩能求得其所、安平一生。”话毕他朗声大笑一阵,循路而去,不再回头。

  “慕丫头,借你的光,我这把老骨头便先走了,多谢。”

  他进得鬼门,身形刹那消失不见,看到这一幕的众鬼总算不再犹豫,一个接一个走上了那条霜华的路。

  轮到宿鸿时,他满目情绪复杂难言,忍不住回头多看了檐上的二人一眼,虽说令他身死的根本祸首是墨书远,但直接掐灭了他生机的,却是月下的那两人。

  在刚见到两人的一刹,他心下涌现过一股极强的杀意,只这杀意没存在多久,便被他慢慢消磨去了。

  身为一个术士,没人能比他更明白慕惜辞的可怕。

  能只手克制住墨书远身上的天家气运、以一己之力度化满院死去多时的厉鬼冤魂,还能凌空掐诀点出鬼路……

  他们间的道行,想去太远,真若斗起法来,他不是她的一合之敌。

  他已经死了,没必要再把自己搞得魂飞魄散。

  宿鸿收回目光,淡漠地一扫地上那落拓的人形。

  至于殿下,这许就是他的命。

  他随着众鬼离去,最后一个踏上鬼路的则是那惨死的侍女。

  恢复了容颜的女人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一张小脸娇俏清丽,惹人怜惜。

  她缓步前行在那霜月清辉凝出的路上,又在临近鬼门时回了眸,她远远看着慕惜辞,无声翕动了双唇:

  “谢谢。”

  ?  ?阿辞又到手一笔功德

  ?  

  ????  

  (本章完)

看过《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的书友还喜欢